Home / 人权 / AWARE:涵盖范围非常广 滥用科技性侵案三年来倍增

AWARE:涵盖范围非常广 滥用科技性侵案三年来倍增

在过去三年,涉及“科技”干案的性侵犯案件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新加坡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性侵犯关怀中心(SACC)经理亚妮莎(Anisha Joseph)在周一的小组活动中指出,该中心在2018年所取得数据中,有15巴仙的案件涉及科技干案。

约有150人参与此项标志着国际消除对女性暴力行为的纪念日,以及AWARE“零暴力”反对性暴力运动一周年的活动。

该中心在去年接获808起案件中,有124起涉及“科技滥用”的案件,包括用数码技术,如社交媒体和信息平台、数码相机和约会应用程序等。

相比之下,2017年的515起案件中有99起,而2016年的338起案件中有46起涉及科技滥用。

“案件中所涵盖的范围非常广,从骚扰性露骨信息和电话,包括试图要求强迫性行为或性关系,到特定类别的图像性骚扰。”

伴侣也可能涉及图像性骚扰

图像性骚扰包括了诸如未经被拍者同意,就拍摄的照片,如裙底照等。

有关的举止不仅限于陌生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中心发觉记录中有将近一半的图像性骚扰案件是由亲密伴侣所犯下。

在一个案例中,一名女性被网上认识的前伴侣骚扰。当她停止和该伴侣见面后,对方扬言要向其他人,包括其目前的伴侣暴露女子的亲密照。前伴侣也继续跟踪女子,甚至一度袭击她。虽然女子已经在所有平台将他拉黑了,但是她还是担心对方会继续威胁行动,或者出现在她的家中伤害她。

AWARE指出,该女子不愿报警或采取法律途径,因为对方持有她在自愿性交时所拍摄的照片,其他人也认为是她的错,她因此向该中心寻求帮助。

受害者求助速度提升

在三年的案件中,约有四分之一图像性骚扰案件是在事发后的72小时内,受害者向该中心求助,其中有一半受害者是在事发后一个月内与该中心接洽。

“中心所接触到的案例而言,速度是非常快的,就以2018年为例,58巴仙的案件是在发生后一年内就向中心求助。”

亚妮莎指出,有可能相关的图像骚扰被重复传播,导致受害者迅速站出来寻求帮助。“因此在涉及图像性骚扰时,类似的性骚扰会重复发生和持续下去……如果我的照片被传出一次,那么它有可能被传出更多次,意味着受害者面对多种伤害形式的犯罪者。”

“危害程度很大。因此受害者要做的,就是让这些事情停止。他们很可能会选择提早寻求帮助,因为他们知道若不采取任何行动,这些图像可能会为他们带来更多麻烦。”

亚妮莎指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该中心接获所有类别案件的总数从原本的338宗增加到808宗,增长幅度超过一倍,民众意识的提高也可能是因素之一。“这可能是多种因素的结合。由于人们对该问题的意识提升了,并且人们也伸出援手,所以案例也随着增加。”

“这也能帮助支援方面的意识;我们目前是新加坡唯一为性侵犯受害者提供专业支援的中心。所以当人们意识到有关的性虐待、性侵犯行为,且了解到有求救的地方,他们可能就会向我们求助。”

她还举例了近期立法方面的改变,包括《刑事法典》的修改,以及今年初进行修改的防止骚扰法令(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都是朝着正确方面迈进的关键步骤。

最近,人们也意识到了在性骚扰案件中的“科技滥用”。

网络骚扰和直接骚扰无差别

今年初,国立大学学生马芸就在社交媒体上,谈及她在大学宿舍洗澡时遭同学偷拍的案件,以及所面对的网路骚扰事件。

有关案件引起民众广泛关注,甚至引发国大对性骚扰事件进行审查和修改政策。

马芸在周一的活动中也发表谈话,谈及这种科技滥用性骚扰事件的严重性误解,并必须意识到类似事件可能发生在各范围的重要性。

她指出,对于很多人认为滥用科技进行性骚扰和直接的性侵犯不同,令她吓了一跳。“我发觉它们是如此相似。即使你没有受到身体伤害,但是伤害层度是一样的。”

她也提及揭发有关事件的重要性。“我觉得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名受害者……但是我觉得我故事被传开时,我处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

“我希望人们能够继续努力,成为一个能够做出小改变,致使整个社会也能这么做的人。”

马芸勇敢站出来

马芸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她毅然决然地站出来面对科技滥用所造成的性骚扰事件,旨在推动社会对性侵案件的探讨,也鼓励其他受害者重新站起来。

她认为这是我国必须面对的问题,且必须采取行动对付的问题,因为社会已经回避它太久了。

她也表示目前仍然对所面对的事件存有阴影,不敢使用外面的公共厕所,但是她自认还是幸运的,因为获得很多的援助和支持。

上个月开始,她也参加了AWARE的四小时培训,学习在面对性侵受害者时,做出应对和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