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专题 / “非丧失能力至无法工作” 心脏衰竭中年男申请提出公积金被拒

“非丧失能力至无法工作” 心脏衰竭中年男申请提出公积金被拒

采访:许渊臣  报导整理:北雁

“我不是要跟政府讨福利金,只是想拿出我自己的钱自救都不行,我感到无助,新加坡政府怎么了?”

拿不起超过五公斤的物品,外出四小时就会感到身体疲累,站了15分钟就会开始头晕。患有心脏衰竭,左心室只剩下37巴仙功能的沈佳泉,想向中央公积金局申请领取公积金以支持日后的开销时,当局却以他不符合资格为由,拒绝其申请。

事件主人公,56岁的沈佳泉之前曾工作一段时间,也有3000新元收入,但是在2014年开始,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

手术后无法长时间工作

那时起他开始翻覆发烧,有时体温甚至烧到摄氏40度;身体也容易感到疲惫,走路或久站都会气喘吁吁。

起初还不以为意,一直到一次在太太陪同下要过天桥去找中医检查时,差点因为喘不过气而昏厥,才惊觉身体状况已出问题;中医建议沈佳泉立即去于医院检查。医生指他的心脏出现衰竭现象,也建议他进行手术。

正常人的左心室射出率(LVEF)在55至70巴仙,但手术后就只剩37巴仙,且不能提重物,否则心脏会痛。“医生要我把一切都放慢下来,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

他在手术的两年后,重新开始工作,也尝试了开私召车等兼职工作,但是因为心脏问题,也无法赚取过多收入。在2017年已停止工作。

仅靠妻子工作收入 经济拮据

目前,家里开支都靠着妻子月薪1800多元的收入一力承担;再者为了治疗用途,他们手头上继续也所剩无几。家里经济状况实为拮据。

沈佳泉实在不忍心,因此才想领出公积金,期望能减轻家中的负担。

只是,公积金却表示沈佳泉的情况“并不符合提款条件”,因此拒绝了他的申请,令后者感到求助无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拥有的钱财却不能在需要时使用。

根据公积金局官网指出,公民只有在四种情况下,能透过医疗理由申请提取公积金,即申请者因为丧失身体或心智能力、或寿命严重受损、或永久性缺乏能力、获得了绝症,而无法工作。

公积金回函指“未丧失工作能力”

而根据沈佳泉向本社主编展示,誌期8月29日的公积金局回函,指经过医生鉴定,认为他“并非丧失身体能力至无法工作”,因此无法受理他申请领出公积金的申请。

目前沈佳泉的公积金积蓄约为1万8千余元,现年56岁的他,要等到九年后即65岁才能领入息,每月大约能领250元。

沈佳泉在上月6日也曾接受《新明日报》采访,申诉自己无法领出公积金解决财务问题的困境。

事实上本社已在今年9月和10月,已致函请公积金局回应,惟迄今仍无消息。

社会服务中心指妻子有稳定收入仍能养家

事实上,沈佳泉在获得西海岸集选区议员郑德源帮助下,除了写信给公积金局,也致函要求社会服务中心(SSO)受理沈先生看是否符合申请任何财务援助。

遗憾的是,在誌期今年5月27日的信函,社服中心却告知沈佳泉,指他的妻子目前仍有稳定收入的工作,故此经过仔细考量,认为仍能承担基本生活开销,也无法受理财务援助的申请。

曾想离婚避免拖累妻子

遭到公积金局和社服中心拒绝受理,也令沈先生感到无助,访谈中不仅叹道何以自己的钱在最需要用到时却无法动用。

“我感到无助,新加坡政府怎么了?我早知不做手术,手术出来不能做工,五年十年后积蓄花完。”他似乎对于医疗费用成为妻子负担感到愧疚。

“我也没跟政府要求福利金,都没有,想申请提早提取。可是他们就连我要自救都不让我。”

他对于目前的生活状况感到担忧,甚至想过要离婚,避免拖累妻子;但妻子拒绝,认为夫妻一场,应当珍惜眼前人。

惟,沈佳泉妻子早上四、五时就要起身准备上班,花三小时通勤,每日工作长达九小时,月薪只有1800多元。除了负责家中开销,她还会每天给丈夫二、三十元的零花钱。

变卖珠宝家当支付医疗费等开销

在位于裕廊的组屋接受采访时,沈佳泉的妻子向本社主编展示一叠的当票,他们为了支付医疗费用等等开销,也已变卖了不少珠宝家当。

他也直言,新加坡人都很理智,自己更不是想靠政府养,若不是严峻的状况,他才不得已要申请提早领出自己的公积金积蓄,有尊严地活着,而不是依靠着妻子。

有鉴于公积金局过去有公布会员财务状况的习惯,所以我们也询问沈佳泉。

沈佳泉夫妻俩育有一女,不过他们认为女儿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目前两老都住在五年前买的BTO组屋,在这之前,他们以20万元卖掉之前的住所,并住在租赁组屋长达两年。

询及当时他们怎么用这笔钱,沈佳泉解释他尝试做生意不过失败了,一部分拿来偿还妻子为支付母亲医疗费积累的债务,一部分则投入在目前住的组屋。

以下为沈佳泉接受本社访谈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