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专题 / 劳工 / 零工经济和电动滑板车禁令下的收入困境

零工经济和电动滑板车禁令下的收入困境

自本月5日起,电动滑板车禁止在行人道上驾驶,这间接影响了GrabFood送餐员的生活,甚者有者感叹因为部长一句话,而失去了上千元的收入。

一名以GrabFood送餐员维生的网民希瓦(Siva),于脸书发文有关禁用电动滑板车一事对送餐员的影响,此文一出立即引发网民热议,但从他的分享也得以知道,送餐员的薪资竟比一般工薪阶级更高。

据希瓦表示,他在担任送餐员的过程,每月至少会有3500元的固定收入,比起以前在办公司担任白领工作的2200元更高。

再对比人力部职业工资调查(The Occupational Wage Survey),如果希瓦所言属实,他所挣收入恐怕比起清洁工与劳工、司机、工地工头的所得还要高,甚至还比秘书、服务及销售人员都高。

数据显示,公共巴士司机与罗厘司机的收入,平均是1600元至2400元;而一名餐厅服务员的收入则达1400元,均低于送餐员的收入,加上送餐员的上班时间弹性,让单亲父母能够暂时解决时间的问题,如此看来,虽然送餐员工作并非正职,但这未免不是一份“好工作”。

尽管希瓦表示已尽量遵照当局设下的一系列条规,但自禁用令开始后,希瓦担忧收入将大幅缩水,尤其在现在劳动市场低靡,人人求职不易的年代,更是难以寻求新出路。

 

劳动力市场低靡  国人转向零工经济

送餐员如同德士司机,是新加坡人的维生的出路之一,因为这些工作是仅限于新加坡人而已。

今年9月份,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提出相关质询时,人力部政务部长扎吉哈则表明,外国人担任送餐员在我国是违法的,并扬言会采取严厉行动,打击非法送餐员。

随后,许多大型美食外送平台如Grab、Deliveroo和Foodpanda都强调他们严格遵守法规和程序,确保员工都是在合法的情况下打工。

Deliveroo更向《亚洲新闻台》透露,“所有送餐员必须是有权利在新加坡工作的公民。我们要求所有的送餐员必须是新加坡公民或是永久居留者。而送餐员在工作前也会严格受审。”

这也显示该领域的迅速发展,以及劳动力缺乏的现象,让更多如同希瓦的民众,能够在送餐员领域内赚更多收入。

别让更多人成为私召车司机和愤怒选民

10月1日的一项活动,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致辞,“今天新加坡不是一个无阶级的社会,我们按照财富、收入、职业、居住地甚至是所就读的学校来划分阶级。”

因此,他呼吁第四代领导人应协助新加坡建立更具包容和关爱的社会,借由雇主和政府的介入,帮助因经济重组而遭到解雇的员工。许通美认为,不应随意抛弃这些员工,让更多更多的人成为新加坡的Grab司机,甚至更糟的是,加入愤怒选民的行列。

他希望第四代领导能协助建设一个更为关怀和包容的社会,雇主和政府都需要介入,扶助那些可能因为经济调整而被解雇的人。

但显然意见似乎不被采取,仍执意选择禁用令,触发更多的潜在失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