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港台 / 陈振声称香港局势达临界点

陈振声称香港局势达临界点

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认为,香港目前持续的抗争已达“临界点”(breaking point),我国密切关注事态进展。

他是在昨日于办公处接受访问时指出,除非能恢复平静和重启对话和建设性行动,否则香港的未来和现有施政模式能否维系都是个疑问。

他强调我国希望香港局势改善,但也提醒如果新加坡变得自满,发生在香港的也很容易在我国上演。

陈振声认为香港局势对新加坡有“四大启示”:其一是有效的施政制度,可解决问题和改善民生,“不论政治制度和政党利益,领导需把人民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此外,还需要有完善的反馈机制和有效沟通,根据需要作调整。

其二是政府的长期政策是否成功不能从短期视角来考量,需取决能否让下一代做得更好,他也指太多政府和社会过于关注眼前和国内议题,对长远和外部局势缺乏考量。

他也意有所指地提到基本设施和可负担得起房屋,对确保社会稳定的重要。他举例世代间的土地和产业转让,不应剥夺后代努力获得回报的机会。

陈振声提到过去有建议把土地销售纳入预算案,以及让私人发展商可囤积土地以准备完整项目,不过他表示政府把国家发展特别是公共组屋作为优先事项,所以避免把政府措施扭曲成把土地销售利益最大化。

此外,他也提到“新加坡式”的对话和建设性行动,避免以暴力解决问题,也提及“暴力指挥引发更大的暴力”;同时,需思索如何在世界舞台立足,确保我国的独特性,为企业和劳工扩大机遇。

香港抗争:街道、校园沦为战场

而事实上,香港“反送中”抗争已持续近半年之久,然而在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中,并没有提及对香港住房或生活成本情况的不满。

示威者五大诉求为: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义、撤销对反送中抗争者控罪、彻底追究警队滥权以及落实“真普选”。但如今只落实了一项,即撤回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

至于《纽约时报》誌期本月14日的一篇文章,则分析香港人认为北京正在蚕食他们的自治权,而香港政府实则在按照中央的意愿行事;他们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由亲北京的委员会任命。

当陈振声发表上述言论当儿,香港理工大学正被港警包围。此前理工大学示威者和港警对峙,惟校内情况严峻,除了粮食耗绝外,也有学生受伤,这致使不少当地民众和家长于理大校外静坐,也有要求警方勿暴力对待示威者。

而根据港警最新的脸书声明,指为保障未成年被捕人权益,社会福利署将派遣社工进入理大校园,协助陪伴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