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专题 / 新加坡人被困固有社会阶层,动弹不得?

新加坡人被困固有社会阶层,动弹不得?

“大部分新加坡人为自己的社会阶级感到困惑,甚至有种被困在自己的阶层中的感觉,无法提升。”

《南华早报》以《如果新加坡那么富有,为何她的公民感到困顿?》为题,报导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院(IPS)近日释出的调查报告。

该调查发现,10名受访者中,逾五名受访者表示对未来的财务流动性相当勉强,不到十分之一的人则认为自己的财富会下降。仅44巴仙的人认为在10年内财富会提升。

然而,根据不同教育程度的受访者显示,在中学以下的学历的受访者,只有23.8巴仙的人会预计未来更好,而10.6巴仙的人则认为未来情况会更加糟糕。

《南华早报》日前也曾作相关民调,发现在五名新加坡人中,有四人认为他们的悲观情绪是来自于工资与生活成本的不相符,以及工资停滞不前的现象。

这份报告《新加坡的断层:公众对个人现实感、管理以及未来的讨论》,邀请4015名年满18岁以上的人进行调查。從去年8月至今年1月进行一项民调,探讨可能影响本地社会凝聚力的隐忧。

根据公共政策院官网,有关研究报告的简介,指出近期发生的一些社会事件,都与五大关键议题有关:族群、宗教、移民、阶级和性少数权益(LGBT)。

“无法预估十年后情况”

一名未完成中学学历的受访者何先生表示,在电动滑板车禁令还未开始前,每月依靠送餐员的工作为他赚取2000至3000块的收入;但在禁令开始后,他可能需要考虑考取摩托车驾照,购买新的摩托车才能赖以为生,但他还需要承担抚养妻儿,并且明年可能需要购买三房式组屋,因此这样的改变让生活变得更拮据。

“我真的无法预估十年后的事情,你就算问我两年后的计划,我也只能说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生存”。他表示,“这里是一个相当富裕的国家,只可惜它的进展太快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跟得上脚步。”

类似的案例,也发生在不同的教育程度的受访者上。一名仅24岁的杂志撰稿员,在每月收入3000块下,还需要偿还学贷。他表示,他想要对未来保持希望,无奈生活成本过高让她觉得生活停滞不前。

除了要和自己人竞争,还需面对外来者的涌入

与此同时,新加坡人民不仅仅是要跟自己竞争,还面临外国PMET的涌入,S Pass 的开通让许多中等技术的外国PMET入境工作,他们只需最低每月2300元,便具备申请资格。

这与2013年2月通过的人口白皮书政策符合,政府设定每年引进三万名永久居留,与将2万5000名入籍公民,以弥补新加坡人口出生率的下降。

尽管人口白皮书政策所设定的目标是690万人,但显然随着未来的规划,政府最终目标将会是1000万人。

随着更多外国PMET以2500元的最低资格入境新加坡工作,而本地人如上所述,将可能会维持工资停止不变而感到被“困住”。

本社日前报道,PMET成为了“新弱势群体”,其裁员率已达1680人,加上随着S Pass工作准证持有者,在2018年增加1万1100人后,新加坡的PMET目前面对来自外国中等技术人员的新工作竞争,比起其他行业,本地PMET专业人才更容易被市场淘汰。

此外,尽管本地大学的资讯工艺(IT)毕业生将在三年内增加三分之二,但由于CECA的宽松条例,仍逃脱不了需与印度专业人士的竞争,也有可能让许多本地PMET人才陷入工资停滞不前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