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松福、新加坡工人党的林瑞莲和参与的拾荒者合摄。(图源:乐于助人基金会脸书)

别开生面的温馨庆生会 退休经理邀36拾荒者共聚

一名退休经理在11月1日过生日,却不是宴请亲朋好友共进一餐,而是请来了36名拾荒老人家,和他们一起分享自己的生日喜悦。

60岁的前基金经理,蔡松福(Chua Soon Hock)在受访时表示,今年的60岁生日,他希望来一个不一样的生日会。“平常我都会和家人一起共享简单的晚餐或午餐。虽然举办派对很开心,但是意义不大。因此我希望增加维度,举办更有意义的庆祝活动,让有需要者受益。”

他在非营利组织“乐于助人基金”(Happy People Helping People)的协助下,成功在在武吉知马的[email protected]餐厅,举办上述富有意义且温馨的庆生活动。

蔡松福在乐于助人基金会的协助下,要求36名拾荒者享用美味的一餐。(图源:乐于助人基金会脸书)

他表示,在和该基金合作后,心中就有了帮助这群年长拾荒者的想法。

“我很尊重这些拾荒者。他们很年长,也很穷,但是很有尊严地辛劳工作,用他们的双手努力工作。但他们中,有很多都生病体弱。”

他补充说,“他们是贫困群体的可见代表,在NHK纪录片中指出,我国共有25万名贫民被隐藏在繁荣的新加坡背后。可见到的贫困居民,只是冰山一角。”

该基金会在11月1日,在脸书页面上分享了这温馨的一刻。

拾荒者获得红包落泪

除了年长者和寿星,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也参与该项活动,并且帮助寿星分发红包给拾荒者。

帖文中提到一名来自勿洛,许姓的女拾荒者在会场中,因为高兴而落泪了。她说可以用这笔钱,为自己和已经很年老病弱的养母购买纸尿片。

谈及红包时,蔡松福表示,能够提供最实际的资金帮助,是他所乐见和荣幸。“我无法解决他们的经济问题和来源。但是能提供一些钱,帮助他们缓解数周或数个月的需求。”

当询及拾荒者是否为被社会忽视的群体时,蔡松福指出,乐于助人基金会或许是唯一关注拾荒者的团体,但是他们的关注点焦点主要在牛车水一带。

相信拾荒者会逐年增加

“自我20年前开始和小群拾荒者,透过有限的管道接触至今,我发现拾荒者的人数逐年增加。各选区有越来越多穷困人士透过收集纸皮,用微薄收入来承担日常开销。因此我相信,我国的贫困、病弱年长者人数会越来越多。”

蔡松福与乐于助人基金会联合创始人,莫哈末纳菲兹(Mohammad Nafiz Kamaruddin)合摄。

无独有偶的,基金会联合创始人,莫哈末纳菲兹(Mohammad Nafiz Kamaruddin)也指出,他发现国内的年长拾荒者逐渐增加,而且他们是在没有其他选择下,只能做这个工作。“他们已经不能再被雇佣了,尤其是生活于70、80和90年代者。”

“但是他们仍然需要赚钱来支付租金、账单和食物等。他们中许多要么没孩子,不然就是孩子的收入也不多,或者已经被孩子遗弃了。在我国生存很艰难。受到外国人才大量涌入,提高了行业竞争力,就连年轻且高学历者都面对失业问题。”

“但是这些年轻国人在面对就业问题时,知道到哪里去寻求支援,获得辅助。他们还有其他选项,如进行小型网上买卖。而对这些老人家来说,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大部分都会选择去卖纸巾,或到垃圾堆里寻找可出售物品。”

纳菲兹表示,虽然老年人中,大部分都获得政府支援,但是金额也不足以应付目前高昂的生活成本。“更糟糕的是,基于标准更严格了,很多年长者的申请都被拒绝。”

“在被拒绝后,这些老人家就不愿再尝试了,因为他们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他们不要乞求他人施舍。而且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还有几年好活了。这也许也是为什么福利组织比较愿意帮助年轻人和有需要者,而不是他们这个群体。这是个悲惨的事实。因此他们很多只能依赖收集纸箱和铁罐卫生。而且,有些年长者也因此放弃了声明,这就是为什么我国年长者自杀率这么高的原因。”

盼各方给予全方位协助

当蔡松福被询问是否希望会有更多人,尤其是国家领导介入并通过类似活动帮助有需要者时,他指出,“最强和真诚的领导者,是透过落实真正榜样,而非话语或希望。”

他指出,如果更多人或领导者采取行动帮助这个群体,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轻他们的负担,为他们带来舒适生活。“所以在政策层面、组织层面和个人层面,我们对这个群体都有着共同责任。我欢迎并鼓励各方透过庆生活动或其他方式,为有需要者提供全方位援助。”

出席者和年长者合摄。(图源:乐于助人基金脸书)

除此之外,他也希望政府可以重新检讨有关新设置在牛车水的纸皮回收点,因为新的收集点比以前远,为这群年长者带来不便。“他们必须搬运纸箱到更远的地点,且还要越过繁忙的马路,无疑更危险和不方便。我希望当局可以重检这一点,原有的收集点已被他们使用七年了。”

令人振奋的是,在该基金会和拾荒者们的请愿下,以及社交媒体的关注下,梁莉莉国会议员已给出正面回应,会将回收点迁至更靠近的地点。

蔡松福指出,只要有心,任何层面都能帮助人。“一公斤的纸板只值10仙,你可能觉得大概就是那个价格,但是随着拾荒者越来越多,纸板价格可能会下降。我希望纸板买家能够给一个合理的价格。”

但是他的希望终究没有实现,目前纸板的价格为每公斤四仙,65个铝罐只值得60仙,而收集这些物件的拾荒者,每天的收入只是2元多吧了。

“为什么他们还要坚持这份工作呢?”,纳菲兹的回答就是,“因为他们很需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