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提议 七年后无障碍斜坡才落成? 毕丹星再吐槽行动党基层组织权限

“一个简单、数月就可完工的无障碍斜坡,却搞到要几年才完成。有多少乐龄人士、行动不便人士或康复者,无法从这类设施受益?然而行动党怎么决定,人民协会在反对党选区运作?至于反对党议员对于社区提出的提案,往往都被人协忽略。”

昨日,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分享在勿洛蓄水池路第108组屋的无障碍斜坡“千呼万唤始出来”。2012年底,就有群众向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提出,要增设有关无障碍斜坡。但方案提出的七年后,才在昨日中午由人民协会移交给市镇会。

毕丹星指出, 每年政府约拨出4000万元,给所有市镇会进行社区翻新项目,但是议员都需通过基层顾问建议提案和批准。

在阿裕尼和后港这样的反对党选区,在上届选举失利的行动党候选人,就成为基层顾问。

他认为,败选的前行动党候选人,可以继续透过这类提升项目与居民保持关联性,甚至可以说是在大选前的拉票,作为基层领袖他们也有权通过分配大笔纳税人公帑。毕丹星说,早在2015年大选,他就已非议行动党实施的这种政治双重标准

毕丹星指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一再强调包容性社会、协作式政策等等,然而他们又是否敢于去检讨,正是行动党在政治上制造的分化,才是导致新加坡趋向政治两极化社会的肇因?

他以前总理吴作栋的第二代领导团队的做法作比较。1981年行动党丢失安顺选区,当时吴作栋等领导团队还曾想过将安顺民众俱乐部等基层组织,交给工人党议员惹耶勒南管理,不过年长议员不同意。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高难任务》一书中忆述,年长议员当时认为,交给惹耶勒南,后者将巩固地位,行动党就再难收复安顺。

毕丹星认为,简单的无障碍斜坡却要数年才完成,导致许多居民无法从中受惠,究竟行动党如何决定人协该怎么管理反对党选区?

“这是无法接受的,无论是谁当政府还是反对党,新加坡人理应值得更好的。”

事实上,这已不是毕丹星首次吐槽本身选区内的亲行动党基层组织。在2015年大选,毕丹星曾非议人民协会的基层组织并不是“无党派”,而是行动党的“政治工具”。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的款项得通过公民咨询委员会批准,但公民咨询委员会却只是照顾人民行动党的选区。

尽管如此,他曾明言自己在阿裕尼集选区内也认识一些人民协会基层志愿者,尽管不是深交,但感谢他们为社区的服务,他们也相对开明地与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合作,也谨慎处理他们和行动党及工人党的关系。

基层顾问蔡荣良反驳拖七年说法

不过,根据《联合早报》报导,阿裕尼集选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反驳拖延七年的说法,但坦言承包商在建造该坡道时,因为需要移动一些现有设施,因此稍有延误。

他解释有关斜坡获国家发展部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CIPC)资助,这类项目无论在哪个选区,都由公民咨询委员会负责,竣工后再移交给市镇会。

他指出,当局每年拨款4000万,也就那么多钱,只能用在最迫切的地方,为了居民利益,基层组织为何要妨碍?

同时,他质疑毕丹星是否有意借此事分散人们对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官司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