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时事 / 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上周,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出席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研讨会时,曾劝谕第四代领导班子,理应能欢迎和接纳异议分子的批评;也强调新加坡需要的不是阿谀奉承者(sycophants),而是友爱的批判者和乐于接受批评的人。

“若依循这种美德,政府就不应该禁止陈彬彬执导的纪录片《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也不应该取消掉本地英语小说家程异(Jeremy Tiang)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的津贴”。

许通美认为,互相竞辩的观点是民主中必要的部分,为此不能因为有批评政府或者持有反对意见,政府就急于拉黑他们。

王乙康在国会指亚菲言指导的异议课程“存有动机”

然而,昨日教育部长王乙康针对日前耶鲁—国大学院一门课程被腰斩,回应议员提问时指出,这项由加坡知名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指导的课程,邀请社运分子范国瀚、施兰巴莱等曾因公共秩序有关罪行被定罪的人物;以及邀请《新叙事》的负责人覃炳鑫和韩俐颖等人,他指两人接受“外国资金”。

他引述亚菲言在本月5日(周六)的贴文,指后者提到复兴“新加坡学生运动”,特别是在“政治自觉化”等领域。

“负责有关课程的个人可以保有对新加坡的看法,甚至公开在社交媒体,但我们是否应让这种政治异议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

有者认为学府享有学术自由,培养学生批判精神,甚至异议能有助促进民主。但王乙康指出,考量所有因素和涉及的人物,会发现“这是有动机和目的的课程”。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相信许通美对于这些第四代领导班子或许有些失望,自己的建议没被听进去。他在今日于脸书发文非议王乙康的做法,认为后者不应妖魔化亚菲言,并指他是新加坡的“友爱批评者”。

“他不是反新加坡。我也很欣赏他的一些作品,例如《冷静日》(Cooling Off Day)和《酒店》等。固然他的一些文字是批判新加坡的。然而,言论自由意味着同意和不同意政府的权利。”而许通美也认为需要在这时候站出来为亚菲言说话。

许多网民都赞赏和感谢许通美在此时候为这位剧作家仗义执言。除了许通美,本地一些知识分子也纷纷发声,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客座教授郑庆顺也非议王乙康抹黑亚菲言,认为后者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在这个一同建设国家的关键时刻这么做,显然犯了错误。

他说,多年前拜读了亚菲言收录于《One Fierce Hour》的著作,也震惊于后者的洞察力,而他也只是在他哪个世代社群里,希望能与新加坡共舞的微小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