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川仁吁重新审视老龄化叙述 惟国内老少面对退休积蓄困境

随着我国逐渐步入老化社会,老龄化问题也随之引起许多议论,针对相关课题,人民行动党乐龄小组主席陈川仁表示,应该重新审视围绕在老龄化周边的论述。

上周日(13日),陈川仁受邀出席人民行动党乐龄小组为国际老年人日举办的纪念活动,在致词中敦促,新加坡人应透过各项社区活动与个人参与,将新加坡变成适宜老年长居与养老的地方。

他随后也向记者透露“立国一代”(Merdeka Generation)如今却被视为是一个挑战或社会问题,并表示与“立国”的意义有所不同。

“让我震撼的是“立国”一字,原有自由和独立的意义,但为什么如今却将它视为是生活的另一个阶段,所以我们需要改变它。”

他也透露人民行动党推出新手册协助老年人更好理解相关社会政策,如老年员工公积金缴款率、及解释最新政策。此外,陈川仁也称老年员工在零工经济(gig economy)下持续参与工作,可改变老年人的负面印象。

临时工泛指在工作场所里非正式雇用的劳工,通常以日薪计酬。 也不像正式劳工能够享有退休金与每月最低工资的保障。

“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有能力养活自己,我们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实现自由独立的原则,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就如当初“立国一代”的名号,为了能够实现自由和独立的原则。”

高生活成本老人吃不消

但果真如此吗?近年来,老龄化问题持续被讨论,亦经常在众多报导中看见,生活成本的提升与退休积蓄不足,经常迫使他们重返工作岗位。

今年2月路透社报导,有近三分之一的65以上的老年人正在工作,路透社强调,因为高生活成本以及预期寿命提高,導致老年人别无选择,只好重返工作岗位。

自2016年以来,我国已推出多项计划协助公司面对老年员工的问题,例如重新制定补助金。此前,人力部长杨莉明也表示,国人一直秉持着“持续工作,储蓄更多”的信念。针对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关于支付CPF资格年龄上限,杨莉明表示,2012年已引入再就业立法,让国人能够在逾62岁后工作,因此降低支付公积金年龄上限是对其他人不公平的。

青年恐成三明治时代

除了老年员工的问题,我国还出现另一种现象:年轻人成为夹心层,上有高堂,下有妻小,他们可能面临赡养父母妻小的问题。

华侨银行(OCBC)今年7月公布财务健康指数,发现在2000名在职成人中,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面临上述情况,俗称“三明治世代”。既要赡养父母,亦要抚育儿女,蜡烛两头烧,其财务状况也令人担忧。其中高达63巴仙的人,无法随心所欲享受生活。

调查指出,大部分在职成人无法能够计划未来退休生活,目前仅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正在规划退休。尽管有八成的人表示有主动投保,但也有约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不投资,认为投资是一种赌博,几乎一半的人没有被动收入。

另一项调查则是由保险公司职总英康(NTUC Company)揭示,三明治时代如何看待未来财务状况的严酷事实。

有近八成的年轻人(约21-29岁)认为自己将会迈入成为“三明治一代“,其主要原因源于平均寿命延长、自己对退休父母的养育责任以及养老金不足的现况。事实上,他们的父母也和他们有如出一撤的想法,有34巴仙的受试者父母认为孩子能够在年老时经济上支援他们,也承认他们很有可能踏上同样的脚步,成为新一代的三明治年龄层。

事实上,受访者的恐惧并非毫无根据,在接受调查的父母中,近五分之三的父母并没有退休计划,即使有但他们也并没有将退休计划延长至预期寿命82岁。

因此,有近九成的年轻受访者同意父母应该及早准备他们的退休计划,减轻他们未来的负担。

另一项比较极端的结果则是,由于三明治一代的影响,新加坡年轻人除了选择作更多财务投资以外,也会选择如不婚或不生小孩,避免自己成为三明治的后代。

现任国会议长陈川仁(图源:亚洲新闻台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