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劝第四代领导 别让国人变成私召车司机和愤怒选民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昨日出席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举办的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研讨会。会上他劝诫第四代领导班子,他们的优先使命应该是维护种族宗教和谐,以及让新加坡成为更平等的社会。

他提及今日的新加坡仍未能摆脱阶级,我们仍以财富、收入、专业领域、居住区域乃至读什么学校,来相互区分。故此,有必要使新加坡成为去阶级化的社会,且检讨被指存在于职场的聘雇歧视。

故此,他希望第四代领导能协助建设一个更为关怀和包容的社会,雇主和政府都需要介入,扶助那些可能因为经济调整而被解雇的人。

“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那些被裁员工,我们也不希望越来越多国人成为私召车司机,或者加入愤怒选民的行列。”

“请记住:正是那些愤怒的选民,把川普推上总统宝座;正是那些愤怒的选民投下要英国脱离欧盟的一票。”

的却,早在2013年,时任人力代部长陈川仁(现任议长)在国会参与人口白皮书辩论指出收到许多民众反馈,对于政府未来将持续引进外来人力存有顾虑,担心有雇主只愿聘请外国人,导致本地人在应聘时遭到歧视。

有国人反映,公司以缩编为由将他们裁员或被迫辞职,后来才意识到他们的岗位录用了外籍人士,而上司和有关外籍人士,都来自同一国家。

当时陈川仁表示不会阻止企业或雇主聘请外籍员工,因为这些员工是劳动队伍的一部分,但我们希望改善现有措施,以防职场上不负责任的雇主与不负责任的行为。

此后,人力部推出公平考量框架(FCF),希望藉此向雇主发出强烈信号,在聘雇时应公平地审核考量国人以安置在合适的工作岗位。

愤怒的私召车司机

至于愤怒的选民,确实有许多德士司机和私召车司机对执政政府感到懊恼。

例如德士司机James Lim,年届50岁却失业,有家人要养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工作,只好成为一名德士司机。他勤于在个人博客分享自己的载客经历,只希望为自己沉闷的工作增添一点乐趣。

不过在他的其中一篇文章,林先生失望地表达他对现况的愤慨,甚至劝那些年轻国人,有能力的话就移民。

“当那些外国人一大批涌入,压制了国人的工资,甚至在职场上被取代、被降格成为二等公民甚至是少数群体,我们还能期待本土新加坡人对这片土地有多少忠诚?”

或许许通美教授不妨考虑邀请这位林先生来演讲,相信更能对那些第四代领导聆听到来自基层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