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说续与工友们同一阵线? 且来看看本地打工族们处境

昨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出席职总四年一度的全国代表大会。他在会上致词时称,人民行动党政府重申对工友们的承诺,将一直与工友站在一起,保障他们的福祉。

他说,半世纪前,先贤承诺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照顾新加坡工友,而几个世代的行动党和职总领袖都合力达成这个目的。且会竭尽所能确保工友和他们的后代们的福祉,与新加坡同进步。

他呼吁,执政党与职总必须帮助员工妥善应付转型,训练他们胜任新岗位,协助他们应付行业的日新月异,确保他们能继续就业。

此外,他指出在许多国家因为员工觉得生活没改善,经济增长但工友被抛在后头;精英和社会脱节只顾自身利益看不起平民,导致社会契约瓦解。愤怒群众想破坏对他们没用的体制。

对于香港现今的处境,他认为全球化的新加坡面向世界不可能完全免疫于这类潜在的分裂力量。如果发生在我国,后果不堪设想,对新加坡的信任将毁于一旦。

而我国如何避免这种结果?其中一个关键基础是行动党和职总之间的紧密关系,而许多行动党议员,也是来自职总。再者,行动党致力促进工友的福祉和未来,包括房屋、医疗保健、教育、交通等等。

李显龙认为,在当前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局势,加之新兴业务的侵扰,总理认为要“牵着工友们的手,让他们有信心,一起度过难关。”

承诺之后的现实

尽管总理承诺将继续捍卫工友们的福祉,不过我们且来看看,当前本地打工族们的处境?

且不论生活成本高昂、房价等因素,先看看人力部公布的第二季度劳动市场报告。尽管今年上半年就业人数持续增加,但今年上半年共有5550人被裁退,同去年同期(共5350人)不相上下。

值得一提的是,PMET(是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在第二季度被裁退职业类别中,仍是占比最高的,达到77巴仙。

而根据今年4月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国会答复,在2018年,有5400位本地PMET被裁员。

政府致力增进员工的技能,推出各项措施,但许多员工仍需要经历长期找不到工作的困境,而且愈来愈多员工选择开私召车来维持生计。

本社日前报导,截至今年2月,有4万1000人持有私召车司机职业执照(Private Hire Car Driver Vocational Licence,简称PDVL),另外9万9000人则是德士司机职业执照(Taxi Driver Vocational Licence,简称TDVL)持有者。

例如39岁的Shaun Ow,在私人企业工作了11年之久,但在四五年前被公司解雇。尽管他尝试寻找其他工作,但一年的寻找下来一直没有任何结果,只好开私召车。

再者,还有南大毕业生,寄了50封求职信都还找不到工,也有人欲申请永久性职位,却被公司要求转成合约工。PMET表面光鲜,实则在今天已俨然成为劳动市场中的新弱势群体。

此外,本地打工族仍需面对来自外籍人士的竞争。在今年三月人力部公布的外籍劳动力人数,持有就业准证(EP)的外籍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及技师(PMET),虽然人数过去两年从19万2300下跌至18万5800人。不过,总体持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外籍PMET人数,过去六年来实则呈增长之势。

在去年底,持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外籍PMET人数,就达到了38万1300人。(如图下)

据了解,一些公司也直接从海外聘请人才。跳过了法定要在国家求职库(Jobs Bank)刊登至少两周招聘广告的要求。

只能说,总理的承诺总归是承诺,然而打工族们眼前面对的严峻窘境,却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