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述大学时期表达诉求经历 前官委议员戴尚志劝青年“当负责任的异议者”

上月中旬,因耶鲁—国大学院临时取消一门名为《新加坡的异议与抵抗》的课程,引起本地学术界乃至社会群众热议。此前教育部长王乙康在国会称,教育部不能容许学府展开“有议程的活动”。

他引述亚菲言在本月5日(周六)的贴文,指后者提到复兴“新加坡学生运动”,特别是在“政治自觉化”等领域。

“负责有关课程的个人可以保有对新加坡的看法,甚至公开在社交媒体,但我们是否应让这种政治异议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

不过,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非议王乙康的说法,认为后者不应妖魔化亚菲言,并指他是新加坡的“友爱批评者”。

对于异议课程被腰斩风波,前官委议员、法律学者戴尚志博士亦在日前于脸书分享其个人观点。

目前仍在新加坡智囊机构国际事务研究所担任主席的戴尚志,认为近期的论述主要分为三点:

  1. 有关教授和教育争议性课题的范畴
  2. 有关写作人和批判类文艺的自由
  3. 青年人与异议

从1984年反对政府优生政策谈起

戴尚志回溯35年前(1984年),新加坡政府推出争议性的“优生”政策“毕业妈妈政策”(Graduate Mother Scheme),认为需要鼓励高等教育毕业的母亲生育更多孩子,因此提供奖励、以及让生育第三个孩子的大学毕业母亲,为子女选最好学校时享有优先权。

当年戴尚志担任国立大学学生会主席,而学生会提出基于平等和务实方面的原则,质疑上述措施对于鼓励高学历母亲多生育的成效。

不过,戴尚志提醒,不同于今时今日有发达的网络和社交媒体,当年甚至连演说者角落都还不存在。新加坡的公民组织更是寥寥可数。

报纸是受到管控的,政府仍是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领导,教育部长是已故吴庆瑞博士。至于更早前的70年代,还有学生领袖被逮捕入狱!

有部长威胁把学生踢出大学

即便大学生是上述政策的既得利益者,仍有不同组织站出来表达异议。“我们认为应该说出来,做点什么。在校园有许多讨论,我们也发新闻稿和记者会,并发动联署争取数以千计的人支持我们学生会的立场。学生很有活力,校园聚会中都有人潮,有者穿着带口号的T恤。”

他说,他们的声音并没被压下来,报纸报导了。时任教育部初级部长郑永顺还同意见学生代表,接收联署声明。不过其他人就不那么支持了。其中一位部长甚至威胁要把一些学生踢出大学。

“我们还邀请了已故杜进才博士到校园演讲,但校方禁止我们用校园设施来接待这位前行动党主席,更何况他还是异议后座议员。”

不游行示威的关键决定

戴尚志忆述,当时学生们的一个关键决策,就是不带着标语示威游行。“我们估计这么做可能会令人想起过去动荡年代的回忆,并招来强烈的反弹。我们继续透过个人和媒体阐述我们的观点和联署,这已经超出大多数人肯踏出的范畴。”

不过,政府仍执意落实上述政策,不久后又终止。事缘1984年大选,行动党得票率急剧掉落12.9巴仙。但是即便上网谷歌,也很难找到当年学生对政策表态的声音。

但读者肯定会问,戴尚志说了那么多,自己在1984年引领学生表达诉求,又和今日公民讨论异议有啥关联?

对自己的信念负责

对此戴尚志指出,同样的事件,取决于读者的诠释和观点,可以有不同的教训,而他希望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自己的子女和今日大学的新生代。

尽管情境不同,实则上一代在表达异议时也面对类似的问题,但今日的新加坡有更多的管道和方法,来阐述观点和接触不同社群。

但他劝谕,表达诉求者应清楚自己的信念,即便这和他人相左的,也要准备好为信念行动或发声,更要对自己的信念负责和尊重不同意见的人。

“不仅是对当前热门议题负责,更要对未来的努力负责,打开让他人参与的通道。”同时,责任也涵括对社会的稳定、进步和价值观负责,权利不代表这个人可随心所欲的理由,但责任也不应成为什么都不做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