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Nathan: 李显龙正为自己寻找“大出口”?

译自:Joseph Nathan脸书贴文

“大手笔支出”(BIG SPENDING),似乎已成为目前人民行动党(PAP)的新标志。从奢华的200年周年纪念,到更奢华的国庆群众大会晚宴(National Day Rally),他们不再像以前的“护国先贤”那样,认真接触老百姓和谨慎开支人民血汗钱。

诚然,部分金钱已用在回馈建国与立国一代,但与他们的报酬和福利相比,这些“少许的派息”就如同小小的花生一般微乎其微。

尽管有消费税折扣券和水电费回扣,但对比最近的水电费涨幅便可知道,我们需要付出多少,又有多少是可回扣的。尽管降幅缓慢,但我们的购买力确实在下降。为此,贫穷与劳工阶级只会愈来愈穷。故,为什么我们还要选择一个根本不管我们死活的领导人?

即使我们可以原谅人民行动党,未能实现瑞士生活水平的承诺,我不知道他们否也忘了,曾答应新加坡人民,为我们创造一个利益相关者经济的承诺,让每位人民能够从我们富有成功的经济,获取均等的派息。然而,直到今日,我们的前总统陈庆炎已退休卸任都还未兑现,我想问我们还可以问谁关于这“未兑现”的承诺?

尽管多年来他们一直误判,导致他们不得不补上其他政策。但最近,我们几乎可看见每位部长正为自己的政策贴上“实惠”(affordable)的标签,再重新包装成为“成功事迹”,难道这些“实惠”的标签就成为他们的新的护身符吗?

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何没有一个第四代政客(the 4G politician)愿意关心新加坡人正面临的困境?他们到底在忙什么?

如今,总理李显龙向人民公布了一些大胆的想法-南部濒水地区重建计划,我确实想知道他是否正在为自己找一个“大出口”(Grand Exit)。

回顾过去

预料李总理将在来届大选后退下,他很可能试图正在创建自己的传奇地位,为获得未来后代的颂扬,以及给外国投资者和各国代表留下深刻印象,并将他表彰为打造“超现代国家”的传奇人物。

根据过往的记录,显然,比起三位总理,李总理的选举记录最差。他确实需要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取得引人注目的成果,来抹去过去最差的记录,否则他所竖立的有形丰碑将毫无意义,同时他也会被视为选举记录最差的人,他的对手们也会借机嘲笑讽刺,所以他必须要有成绩,而且是丰功伟绩。

讽刺的是,当他在2011年大选中惨败时,他竟然公开向新加坡人哭泣,并希望能够再次获得人民的支持。

这看似合乎逻辑,但事情过了之后,再度恶化,甚至比2011年选举更具争议与分裂,为何他宁可无视这些合理性,表现出悔恨或诚意,以解决人民的紧迫的困难,反而需要采取奢侈的做法?

转变成为“魔法大师”

其实李总理并不傻,反而更像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就如同一个魔术师在国庆群众大会时,挥动他的魔杖,将南部濒水地区重建计划改变为“灵丹妙药”,像是它能解决我们目前与未来所面临的经济与社会困境。

为什么“最伟大魔术师”,要开始这延续100年的伟大计划,即便新加坡只有54年的历史?如果李总理经历了15年的执政,仍无法兑现承诺,即打造新加坡成更开放与具包容性社会,那他又如何能够承受更多,连已故总理李光耀或首任内阁成员领导人都无法承受的“伟大”计划?

更多的问题

截至今日,仍未有人提出质问,在不被指控掠夺邻国生态系统之下,又该如何寻找沙土来为南部濒水区计划填海?如果最终我们还是必须进口大量沙土作为填海,我们是否能够预期,其他东盟邻国或非政府组织持续保持沉默?这做法,无论是在伦理上或是道德上,是否是错误的选择?

至于他的团队,是否能够真正支持他这伟大的想法?当他们连乌节路淹水问题或其他更紧要的政策都无法解决或实行时,仍妄想借此解决水位上升的问题?

最大的赌注

一个仍未获得项目可行性认可与环境相关研究的大力支持,同时未辅以最大限度融资结果如将收入额度调整最高,以及维持项目的可续行,与其说宏伟计划还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最大的赌注。

一旦失控,我们不仅仅无法解决水位上升问题,可能还需要由我们的子孙后代来背负可能无法偿还债务。为何李总理执意要将我们孩子的未来下这么大的赌注?

是祝福还是诅咒

如果这场“世纪赌博”已开始上演,我想我们许多的反对党持续保持他们自满或“老套”的做法,那么可能在来临的大选中会有被羞辱、嘲笑甚至“将死”的风险,对一些人而言,以无声无息的消失本来就不是一项选择。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简称EBRC)的审查是一项宏观的问题,已超出反对党可合理操控的范围。他们可以预先分析或“暂定”他(李总理)心目中首选的单选区或集选区,而且并无任何合理的战略,能够严正打击人民行动党,显然,这些“野心勃勃”的人已开始磨拳擦掌,为何他们在一场又一场的选举中,仍“愚蠢地”帮助这“伟大的魔术师”?

在继承拥有厚实基础的旧人民行动党,加上透过智慧国计划招募新专业人士,李总理可以说是胜券在握,预测任何结果并遏制它。鉴于这次选举风险很高,他这次很可能不会留下任何机会,他必须遏制所有对他的威胁并对付它。

同样地,他必须将所有的威胁摆上台面,这并不意外,所有的威胁必须要公开且经过分析。但他最大的威胁仍未被摆上台面,这也让李总理感到窘迫。

他会使用一切手段确保来临大选能够胜出。然而,我多么希望他能够正视我们紧要关切的问题,而不是他的政党。

伟大的誓言

李总理也曾在2019年国庆群总大会上表示,“一切人事物都必须屈服于“保卫我国”的原则下”,而这是每个国家必须严正以待,并且需必经时间验证的宣言。

吊诡的是,这些第四代政客是否真的臣服于保卫国家利益,抑或是只是在利用宣言来宣传自己政党与利益,牺牲我国的利益?这需要进一步分析与讨论。

如果他们最近正在吹嘘,关于人民行动党在来临的大选中,将会大获全胜时,而非实在地替人民解决窘迫,我很好奇这次“伟大的魔术师”是否低估,爱国的草根领导人与中立立场的人,能够反转票数的能力,而作出错误的判断。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将会更清楚地看见,他们将所有的时间与资源投入在下次大选的结果上。难道这些第四代政客,甚至是李总理本人,不是在违背与低估这重要宣言的本质吗?而这次中立立场的人或爱国人士仍会持续保持被动的状态吗?

到底谁是爱国的,而谁又是以党为中心的人,我们一目了然。为了国家的繁荣,我们必须以国为先。党政就如同新癌症一般,我们必须花上所有的代价抗争,为国家能够继续生存和成功而持续对抗,这也包括对反对党,无一例外。

2019大选还是2020大选?

当终于确定是11月时,我们必须问这是否会是对我国是一种祝福。机会就如同水,他们一旦蒸发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许多国家的兴衰也证实了它的重要性。

可悲的是,部分新加坡人可以为此改变时,却选择保持沉默或不闻不问,如果我们选择昧着良心不闻不问,甚至接受饱受困扰的国家,我们的宗教信仰、忏悔和祈祷甚至是财富或成功,将显得毫无意义。

本着良心行事的集体意识非常重要,也只有这样才能告诉所有政客,新加坡人并不是愚昧的,以此拯救我们的国家。公共服务必须谨记一直以人与国为本,政客可以来去自如,但国一旦倒下,将会失去所有。

站在十字路口的去向

当我们已经站在十字路口之时,我们应该问自己,是否珍视国家的成功与兴衰。如果是,我们应该要叫醒人民的集体意识,并对李总理的“伟大誓言”作出批判性思考,在未来大选上踏出正确的一步。如果政客们都是为了一己私欲治国,而不将人民视为首要任务,那我们已经步入危机之中。

如果这些第四代政客能够推翻已故总理李光耀先前的承诺如对公屋实施“零价值”,或修补我们的公积金,那他们任何的心承诺也会如同刚刚被推翻的承诺,一旦结束选举,将会一切落空。

这也解释了,为何李光耀经常表明,终有一天行动党会让人失望,甚至被踢出局。如果新加坡在糟糕的领导下,将会以快速的坠落,而后代将会开始指责我们或李光耀。难道李光耀的传奇历史就不值得保存吗?追随他的人都死了吗?谁又能拯救他的光辉历史?

是时候点燃我们的爱国意志,因为新加坡的下一代经不起再次犯错。只有采取可能性较高与安全的路,才是明智的选择。“全有或全无”的赌博心态是非常鲁莽的选择。

这是唯一一篇文章,希望我或我的观点是错的。但如果是真的,我想接下来的几个月将会是阴沉黑暗的,一切将变得充满争议与诉讼。希望这样可怕的日子不会降临到我们身上。

是时候觉醒,谨慎地思考,因为,新加坡值得更好的未来。

原文来自Joseph Nat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