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政治 / 陈清木吁扶贫需要做更多 杨南强:本土贫穷状况令我震惊

陈清木吁扶贫需要做更多 杨南强:本土贫穷状况令我震惊

本月10日,新加坡前进党举办的系列讲座首弹《新加坡贫穷,社会安全网政策鸿沟》,圆满举行,获得民众踊跃出席,由经济学家杨南强,与群众探讨国内的贫富不均问题。

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则在今日发文表示,感谢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前首席经济师杨南强应邀主讲,也指出后者清楚点出迫切的问题,也就是许多国民即便只是要满足基本需求,也显得捉襟见肘。

“国人非常关注这问题,而杨南强先生则梳理这些问题的根源、范畴,以及一些迫切需要采用的政策解决方案。”

陈清木直言,尽管政府亦推出许多政策来协助贫穷群体,但他认同杨南强的观点,也即我们迫切需要做得更多。

在上述讲座,曾担任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兼职教授的杨南强,也透露早在2007年,他就已展开跨部门调查探讨新加坡贫穷问题,“令我震惊和恐惧的是,我发现本土的贫穷状况,远比我想象的更糟糕。”

他表示,调查结果曾提呈给包括两名副总理和政务部长等官员,尽管其建议获得欢迎,然而杨南强认为,政府在落实这些件以上仍进度缓慢,导致鸿沟时至今日仍存在。

杨南强解释,“绝对贫穷”(absolute poor)意味着该群体的经常收入,无法满足他们体面地生存,以及诸如衣食住行、医疗、教育等基本需求,都无法达成。

“这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是痛苦且可耻的。”

他补充,尽管近年来绝对贫穷的比例已逐步减少,但最新的估计显示约有25万人仍在绝对贫穷群体中,这大约等同10万-13万家户,或7.5至10巴仙的家庭。

不过,杨南强也提出他让绝对这些群体摆脱绝对贫穷的建议,其一就是调升就业入息补贴(WIS)。他解释,即便落实有关补贴,还是有六万至7万5000个绝对贫穷家庭。

尽管他赞扬上述补贴措施,不过他也提醒其中有60巴仙需要填补到公积金,所以实际受惠者拿到手上的可用现金,仅每月100-150新元。

实则他们每月需要至少700-800元来过活;至于社区关怀(Comcare)也仅能让40巴仙有需求者受惠。他认为,就业入息补贴应提升至500-600元。

而在讲座总结时,杨南强不忘指出,绝对贫穷的根本仍是可以移除的,但必须进行数项政府改革。与此同时,也会为数以万计的公民带来巨大改变,提升社会流动和更平等的机会。

他强调,有鉴于政府拥有资源,故此消灭贫穷的重大责任,仍是在政府身上。

“这就等同修路、建医院、学校一样,消灭贫穷也是公共福利,政府有责任在经济上和体制上担当起大任,所以还在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