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权 / 维权律师张素兰斥《内安法》下拘留案件不透明

维权律师张素兰斥《内安法》下拘留案件不透明

昨日(23日),内政部发文告指出,本月有三名印尼籍女佣,被指有意参与伊斯兰国组织(ISIS)圣战和资助恐怖主义,遭当局援引内安法令拘留。

根据文告,三名女佣接触到有关伊国组织的资讯,思想被激化,参与相关亲ISIS的社媒群组,其中两位也有意到叙利亚参加圣战。

不过,维权律师张素兰质疑当局喜欢使用”激化“(radicalised)一词, 但究竟这是什么意思?”

她解释,所谓激进是指趋向极端(extreme)。那么究竟某人要展现怎样的行为,才算是”被激化“的体现?

张素兰以该案件为例说道,独自浏览恐怖电影或斩首视频,算是“激进行为”吗?捐点小钱给这些相关(组织),等于激进行为?

张素兰也是光谱行动前政治扣留者。她续而问道,内部安全局在发出拘留令之前,是否也聘请了有能力阅读和分析被拘留者想法的人?

此外,她还指出外国劳工在我国的窘境,他们为了能够在新加坡工作,已花了不少钱,因此呼吁当局不要掉以轻心,也不要轻易作出指控,应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判定嫌疑人。

“当个人失去工作与自由时,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外国劳工要花一笔钱,才能到新加坡工作。因此,在内安法令之下遣返与拘留外国劳工,当局必须对此作出解释,而且将声称是执行恐怖活动的重要证据公开,而不是简单地声称他们的活动对新加坡构成安全威胁,因为当局可以很容易作出指控。”她说。

受审嫌犯是否获合理对待、有律师代表?

根据外交部的资讯,自2015年以来,共有19名外籍帮佣因“激进化”而被捕。张素兰表示,审讯过程并不公开,致使大众并不得知他们是如何被定罪、是否经过残酷虐待、有否获得律师协助或告知印尼大使馆。

她表示,“尽管最近的三人已被发出拘留令,但较早之前的16人在经过30天不透明化的拘留与审讯后,全数被遣返。她指出,期间是否曾被施予虐待,无从得知。没有人得知他们否均有代表律师或告知印尼大使馆他们被遣返与逮捕。”

在文内最后,她亦斥责内政部在处理内安法令的案件时不具透明化,已严重违反了《联合国宣言》。

“可悲的是,所有涉及内安法令的案件缺乏透明度,无论它是否涉及外国人或本地人。所有的居留者都不会被公开审判,对此,新加坡已严重违反了《联合国人权宣言》,更不应再向世界宣告我们正谨遵宣言执法”,她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