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废死诉求T恤参加黄丝带义跑 男女《公共秩序法》下被调查

本周日(15日),新加坡监狱署发起主题为“重启人生”(I Believe in YR Second Chances)的黄丝带义跑活动,总统哈莉玛受邀主持挥旗礼。活动筹得12万5000多元善款,支持前囚犯重返社会。

新加坡黄丝带运动旨在提升社区群众醒觉,给与前囚犯支持,让他们的人生拥有第二次机会,让他们重返社会。

不过据报导,有一对原本计划参与义跑的男女,因穿着反对死刑标语的上衣出现在义跑活动现场,警方指他们涉嫌违反《公共秩序法》,调查他们。

有关男子是38岁的纳菲兹(Mohammad Nafiz Kamarudin),也是非营利组织“乐于助人基金”(Happy People Helping People)创办人,也是一名急救培训员。

据了解,早在上月,纳菲兹拿到主办方的编号布条印后,就在布条印上标语“不杀他们,才是给第二次机会”( “2nd Chances” means not killing them”.)

主办方以“不符活动议题”为由要求换掉标语

然后主办当局联系他,告知他有关标语“与活动主题不符”,要求他换掉标语。

纳菲兹则告知本社英语站,在主办委员会当局不同职员的要求下,他最终同意换掉,改而穿着印有同样标语的黄色上衣出席活动。

他甚至还再向监狱署一名官员确认,义跑活动是否可穿着主办方提供的T恤以外的上衣。而对方也告知他,纳菲兹可穿着他喜欢的任何T恤,“为何主办方要给参与者统一官方T恤,是确保大家都穿着黄色服装”。

然而,到了本周日一排当天,纳菲兹却被告知他不能穿着印有标语的T恤参加活动。

纳菲兹在个人脸书申诉:“尽管他们的官网声明,除了官方T恤以外,参与者可以穿着其他上衣,但他们不让我参与义跑。他们先是要我换掉编号布条印,然后指点我该穿什么,去它的黄丝带。”他在贴文也坦荡标注反对死刑。

另一方面,根据监狱署的文告解释,委员会告知纳菲兹不能穿着该T恤参加义跑,也建议给他另一件T恤穿,文告称“如委员会此前告知,利用黄丝带义跑,倡导和宣传他的议题并不合适。”

不过纳菲兹拒绝换衣,也扯下编号布条,选择自己一个人沿义跑路线开始他的行程。纳菲兹在当天早上8点15分抵达樟宜监狱中心入口,不过不得其门而入,于是他站在监狱外,知道早上10点才离开。

委会在文告中强调,黄丝带义跑旨在号召社区协助刑满前囚犯,并改过自新翻开人生新一页。“但有关两人的举止,对这些寻求帮助的前囚犯和他们的家属是一种伤害”。

至于纳菲兹则在本周一(16日),接获勿洛警局带来的电话,请他到警局问话。

一个人集会也会触法

在新加坡,即使是低至一人的小规模集会,也会抵触《公共秩序法》,对打压言论自由力度严苛,引起民众诟病。

早在2009年,议员林瑞莲就抨击该恶法,例如对集会和游行的定义,不再限制于5人。也意味着,即使只有一人,也可构成非法集会,使得政府有能力进一步钳制民众的自由。

“新加坡宪法第四部14条文,阐明公民的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权利,固然国会有权基于安全考量作一定限制。但这是宪法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公共秩序法》是否已越权,致使人民与政府的对等对话权益放弃太多?”

再者,即便拿着一张A4纸拍照,都可能触法。过去社运分子范国瀚,只因为声援被控被控刑事诽谤的《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在法庭前举起一张A4纸拍照,也因此被警方援引《公共秩序法》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