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谨记甘地教诲 应冷静和平地解决分歧

今年适逢印度圣雄甘地150周年诞辰,联合国在纽约总部,举行甘地纪念活动。正在美国访问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受印度总理莫迪之邀出席。

总理李显龙在活动上简短致词,指出甘地的思想影响力广泛已超出印度,他的非暴力抗争原则,是的印度独立运动有别于该时代其他的独立运动。“更难得的是,他说服同胞,在遭受迫害和严重挑衅时,避免使用暴力。”

“以眼还眼只会让整个世界变得盲目”是甘地名言之一,而总理也认可,这个当年至理名言到今日仍是如此。

总理认为,国家、种族和宗教之间普遍关系紧张、常起冲突,即便在各自社群也是如此。

“若我们谨记甘地教诲,应尽量冷静和平地解决分歧,聆听相左的看法,不被轻易激怒或是固执己见,这样才能相互理解,包容和尊重。”

他也指出,甘地坚信人人平等,而新加坡也是秉持这个原则建国,希望不分族群、宗教等平等对待所有人。在新加坡跑马埔巷,也有甘地的纪念馆。甘地在1948年遇刺后,部分骨灰也有送到新加坡,按照印度教习俗,撒入南岸海域。

甘地倡导的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包括不纳税给英殖民政府、不到法庭、不入公职,甚至杯葛英国货。他甚至号召群众,焚烧那些英国工厂倾销给印度人民的衣物和制盐。

总理说,“如果我们谨记甘地教诲”,那么我们应该尽力和平和冷静地化解分歧,聆听相左的看法,不被轻易激怒或是固执己见。

那我们且来看看,那些在新加坡,与政府或当权者意见相左的公民社会群体或普通群众的下场: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在英国殖民与马来亚的帮忙下,对逾133位左派领导者包括林福寿、工会工作人员、专家、教育工作者以及学生领袖,进行拘留并在未经审判下长时间监禁;

1987年5月21日,有16人在清晨时分,在当权者的代号光谱行动中,以内安法令未经审讯下被扣留。政府指他们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颠覆和夺取政权。

被捕者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大学毕业生和专业人士等。一个月后,又有另外六人落网。逮捕发生后,人权机构、教会、外国政府、国内外个人、媒体等都表达抗议,被扣者亲友也反驳官方指控。

本地艺术家施兰(Seelan Palay)因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公共秩序法》而面临牢狱之灾。

地人权工作者范国翰,被控违反《公共秩序法》,面临牢狱之灾。

本地时评人梁实轩只因为转发一则文章,被总理告诽谤。

只因文章中复述总理弟妹指控,本社总编被喊告。

公民表达非暴力抗争诉求空间有限

再者,在新加坡,公民表达诉求、能够体现非暴力抗争的管道亦十分局限。全岛唯一可以进行集会的地方,只有芳林公园的演说者角落。

即使是低至一人的小规模集会,也会抵触《公共秩序法》,对打压言论自由力度严苛,引起民众诟病。

早在2009年,议员林瑞莲就抨击该恶法,例如对集会和游行的定义,不再限制于5人。也意味着,即使只有一人,也可构成非法集会,使得政府有能力进一步钳制民众的自由。

“新加坡宪法第四部14条文,阐明公民的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权利,固然国会有权基于安全考量作一定限制。但这是宪法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公共秩序法》是否已越权,致使人民与政府的对等对话权益放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