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国民加入终身护保计划 网民抗议政府独断不为人设想

《终身护保和长期护理法案》于9月2日在国会通过,1980年或之后出生的国人必须在明年开始强制支付有关保单,这让网民表示难以接受,因为政府并没有征询国民的意见,也质疑政府如有能力负担得起国际生奖助学金,也理应能承担国民保险的赔付额。

终身护保计划(CareShield Life)每年保费分别为男性260元和女性253元,并且必须投保至67岁。若投保者遭受严重残疾,凡是需要护理,将会在每月获得至少600元的赔偿。

有民众反映每月600元赔付根本不足,卫生部长颜金勇表示,长期护理是共同责任,民众也可购买其他私人保单作为补足。

乐龄健保索赔,仅占总保费四巴仙

强制性加入终身护保计划旨在逐步取代人们可选择投保的乐龄健保(ElderShield),并且保护国人在面对严重残疾时,仍有一些生活费。乐龄健保于2002年开始实施,让面临严重残疾者可在5至6年期间,每月获得400元。

去年媒体报导曾指出130万公民参与乐龄健保,缴纳超过33亿元保费,但是至今只支付了1亿3300万元的索赔,仅占所收保费的四巴仙,可能还剩下约32亿元和基金所获利息。

对此,网民表示难以了解,为何需要强制国民投保终身护保计划。

有者则质疑在乐龄健保的大笔收入资金,但是只要微薄的支出,而且想知道终身护保计划是否也会有类似做法,从国人处收取大笔资金并赚取利息,却仅对真正有需要者支付微薄的索赔。

负担得起国际生奖助学金,却不能承担国民索赔?

有一名网友特别指出,新加坡政府有能力为外国学生,每年提供提供约2亿3800万元的奖学金和学费津贴。但是,却无力为民承担约1亿3300万元的乐龄健保索赔?“总感觉哪里不对。”

其实在上个月(8月5日)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就曾询问政府对外国学生的支出,教育部长王乙康披露,每年我国为外籍学生提供约2亿3800万元的奖学金和学费津贴。他还试图强调,“没有国人因为国际学生而无法深造。”但贝理安仍认为 这数额“偏高”

网民也表示非常不满,因为政府没有咨询国人的意见就推出强制性法令和保单。

有者认为要求国人支付保单容易,但是国人要索赔时,却没有明确说出一定可以申请成功的办法。

赞同政府做长远打算

但是,也有网民认为政府有关政策很适合,因为这是为了国人的未来做打算。

Edwin Tow Yang Heng表示,有关的保单主要是为了应付国人在年老时将会面对的种种困境,就好像为了补足基本保险的赔偿不足,而另外购买的保险一般。

“我实际上已经没资格参与有关保单,试问政府又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在发展社会中,年老和病痛都非玩笑事,花费昂贵,而我们又不会这么容易就死去,所以必须准备好医药费。”

在医院工作的网友Joshen Zu Xian也表示,很多没有保单的人们在面对手术费时,是多么的束手无策,但是“当我表示有终身健保计划时,你会看到他们对这个能够缓解他们困境,并且已经帮助多人支付账单的健保计划有多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