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外国势力干预”论 正是人民行动党“屡试不爽的策略”

针对日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声称,新加坡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面对外来势力的干预的言论,人权律师张素兰反讽,这正是人民行动党“屡试不爽的策略”。

今日(26日)人权律师张素兰于脸书专页功能八号氏族会发表一篇名为《外来干涉?》(FOREIGN INTERFERENCE?)的贴文,指出每当批评人民行动党言论的文章被刊登,都会将矛头指向外国人,以意图制造新加坡分裂而被指责。

此外,针对尚穆根日前点名本社与《新叙事》(NewNaratif)接受外国款项与聘雇外国人一事,张素兰形容,该行为就如同一场“政治迫害”(witch hunt),直指每当人民行动党在打压之前,总会拿出有“外来干涉”等理由。

“每当人民行动党在打压之前,总是会以“外来势力干涉新加坡事务”为由,这是屡试不爽的策略,过去在1963年大量使用与破坏对他们不利的指控。”

张素兰:这是人民行动党一贯的伎俩

张素兰在文内也提及当年的“冷藏行动”以及其他相关事件,直指这是人民行动党所采取的一贯伎俩。

她表示,当时汶莱左派领导人阿扎哈利(A.M. Azahari)在发动“汶莱武装事变”(1962年12月8日)之前,曾会见我国反对党领袖,社阵领导人林清祥。当天的两人会面,却给已故总理李光耀很好的借口,以遭“外来干涉”为由,发动“冷藏行动”。

“当天是在一个著名的马来菜饭的餐厅享用午餐,而且午餐聚会还被内部安全局所监视。据林福寿医生说法,我国反对党领袖只是发表声援声明,未曾提供任何财务与物质上的支持”。

张素兰续指,“那场午餐聚会成为李光耀的接口,得以发动那一直被推迟的“冷藏行动”。他声称汶莱武装事变是“上天赐予的好时机”,逾133名反对党领袖和批评人民行动党的人,在内安法令下遭拘捕和扣留。”

另外,张素兰也提及1987年光谱行动的前学运领袖陈华彪,因被指为“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幕后指使人,被剥夺公民权,流亡海外。她表明,当时陈华彪属新加坡籍,但因留学海外,而他又是唯一一个居住国外的人,因此被扣上“外国人”的名义而遭逮捕。

促请国人保护我国的维权人士与独立媒体

文内最后,张素兰指出,种种手法与指控均以上述相同,如今尚穆根仍然使用“外来干涉”的名义作为恐吓手段与接口,并促请颁布法律加以对付本社与《新叙事》,却也害怕被追究责任,因此声称法国也已同样的方式来控制新闻。

她吁请法国大使馆对此作出澄清,并提醒国人意识到利用摧毁反对之声,剥夺言论自由,最后呼吁国人必须保护维权人士和独立媒体。

“新加坡人是时候,无论是男女老少都应该站出来发声,我们必须警觉到他们正以摧毁反对之声,剥夺我们的言论自由,所以我们必须尽一切所能保护如韩俐颖、覃炳鑫、范国翰、刘敬贤、《网络公民》以及《新论述》《新叙事》的维权人士与独立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