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律师赴港“兼听”反送中 疑遭压力匆匆离港

上月中旬,一名中国律师充当公民记者,只身一人闯入香港,希望能了解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缘由和当地居民的诉求,也出席建制派和民主派两边人马的集会。不过仅逗留香港第三天,相信是感受到压力,陈秋实终被迫离港。

他在8月中抵达香港,在8月17日的视频,声称观察到香港社会生活”小日子仍在继续”,依然“其乐融融”,没有受到特别影响;他也喜欢香港多元文化的生态。

他续指,内地媒体和香港媒体报导有天壤之别,例如那位眼睛被打伤的女孩,香港媒体指被警察橡皮子弹打伤;大陆媒体说她是被自己的猪队友打伤的。“可她的猪队友怎么会有枪和橡皮子弹呢?”

机场被打的的付国豪,大陆媒体说是《环球时报》记者,而香港媒体说他是“国保特工”;元朗车站拿棍打人的白衣人,大陆媒体说成是爱国青年,香港媒体则质疑他们是收了钱的黑社会。

对此,陈秋实认为,在信息杂乱的环境下,就更加需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要收集足够多的信息进行交叉比对,才能够尽可能的还原事情的真相。

在另一视频中,他指自己出席了香港建制派和民主派的集会,并与他们当中2、30人交流,他坦言双方在观念上存在巨大冲突,但又似乎有一些共识,例如两派均认为香港依旧是安定繁荣的幸福城市。

“香港医疗、教育、养老成本仍较低”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香港GDP和人均福利在全亚洲仍保持领先,每年大陆外资投资当中,有50、60巴仙都是来自香港,或从香港进入大陆。”

他也解释,香港民众在医疗、教育、养老成本仍是比较低的。每年依旧有很多大陆的富豪或是中产阶级申请移民香港,或来香港生孩子、打疫苗、买保险。

大陆人经常会想什么事情都是钱、经济层面的问题,但陈秋实分析,经济型因素,在香港街头民主政治确实占一定的比例,但并不是绝对。

大陆网民揶揄香港“吃饱了撑的才搞街头民主”,对此陈秋实说:”这么理解也可以,因为香港确实已不存在吃不上饭的穷人。”

陈秋实也解释道港人抗争的背景,包括争取选举权、争取特首、议员的真正普选等。此外,有不厌其烦地在视频中,向大陆网民解释何谓“和理非”、“勇武”和“不割席”等。也透过视频向中国网民展示他在集会现场的所见所闻。

然而, 他在8月20日的视频,却已经人在香港机场,声称他必须马上飞回大陆,“为何走这么匆忙?因为现在压力真的很大,公安局、司法局、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全都在给我打电话,说秋实你别再那敏感地方呆着了,你再不回来谁都保不了你了。”

他说最不想看到因为自己而让别人受到牵连,甚至同事和领导要承担“管理不力”的责任。

但陈秋实续而解释,到香港的初心,是因为觉得在如此重大历史时刻,普通话媒体是不应该缺席。

“8月18日百多万人集会,来了全球3、40国家媒体记者,我一直想在当中找到中国大陆的记者,但就是很难,所以就在做我自己的报导。”

但他表示,对自己的报导也很不满意,包括没访问到特首林郑月娥,对于那些戴面具黑衣人、开枪警察或拿棍子的白衣人,也没办法近距离做沟通访问。走得太匆忙,太多关乎港人政经文教、房屋、教育地产等的课题,都来不及深入探讨。

“我真得对不起香港、大陆的同胞,没办法把最真实客观的一面呈现给大家。”

百多万人雨中集会图个啥?

陈秋实形容,香港天气出太阳热的要死、不出太阳又闷,“好不容易下雨了,百多万人在大雨里浇了三四个小时,你说你花多少钱能请百多万人跟你一起遭这个罪?”

他认为, 香港事件起因,是因为一部法律,究竟该不该通过、警察执法是否合乎规范、立委选举是否合乎程序等,所有问题都集中在法律上,故此香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是法律问题。

不过,他在视频中担忧,自己花了三年考到的律师执照,回京后可能就没了,但他重申自己不想牵连任何人,才必须回京向家人、领导交代。

“枪杆子里出统一,出不了文明和法治”

陈秋实最后强调,一个中国的立场不可动摇,必须建立一个统一中国。“但问题是,光有统一是不够的,我们要的是一个统一且文明进步的中国,这不能靠暴力,只能靠法律。枪杆子里出统一,但出不了文明和法治。”

所以,陈秋实认为自己必须来香港,促进两岸的沟通和交流,不希望因为信息的不对等,而产生纠纷甚至暴力冲突。

有网民担心他返回中国后的安危,不久后陈秋实的微博、抖音等账号都消号,在大陆的公开网络也找不到他的视频。不过据了解,他任职的北京隆安事务所人员名单中,仍有他的名字:

陈秋实人在香港拍摄的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