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先进国人口和狮城相近 徐顺全:不依赖外来人才也能驱动成长

此前,包括总理李显龙等执政党领袖,曾指出新加坡要发展,需引进外劳、移民。不过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以北欧国家为例,这些国家虽然人口和新加坡差不多,但无阻他们在科学和商业上取得成就。

他反驳行动党政府指需要增加人口来保持竞争力的说法。“这是胡说八道。看看爱尔兰,仅500万人口就有七位诺贝尔奖得主;挪威550万人口,13位诺奖得主;丹麦580万人口,14诺奖得主;以及奥地利870万人口,就有21位诺奖得主。”

即便人口只有59万的卢森堡,也出了两位诺奖得主。而且这些国家都很有创新精神,在商业领域分得一杯羹,如:乐高、皇帽、潘多拉来自丹麦;瑞典人口和新加坡差不多,但是却出了宜家、VOLVO、Spotify、H&M等国际知名品牌。

“上述这些国家,没有一个过度依赖外籍员工,而是国民自主推动经济成长。”所以,徐顺全认为,一个国家并不尽然需要庞大人口,才能成就智慧国和创新经济。

“你需要给人们自由思考、阅读、表达自我,而不是施以恐惧和强求必须对执政党不容置疑地服从。”他重申创意和创新,能助新加坡在未来全球经济中保持竞争力。

徐顺全是在昨日上载新视频,浅谈当前国民面对的难题,并献议民主党的提案。

他指出,如今我国已是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但是人民行动党政府仍执意要调涨多种物价和税赋,例如过去三年,从水、电、油、教育费、ERP等至少16样生活开支调涨,而且未来消费税还要调涨至9巴仙。

徐顺全认为,这也导致许多国民无法存钱,例如有民调就显示一半的国民无法存到足以应付半年生活开销的积蓄,应对不时之需;而钱财仍是国人压力的来源。

重申民主党10策

徐顺全也藉此重申民主党十策,包括砍部长高薪,停止挥霍公共支出等等。

“你不应该为了一个垃圾站花费掉88万公帑;一个巴士站凳子就要价1500元;办个国庆游行就要4千万新元;一场青奥会就花掉3亿元;以及每年为外籍学生奖助学金开出2.38亿元预算等等。”

他抨击行动党政府喜大手笔开支,但结果却要人民来买单,如果他们在开支上更为谨慎,或许不需要调税。

徐顺全也指出,预购组屋的价格也常让想买房假设家庭的年轻人打退堂鼓,“普通四房式组屋价格就高达30-40万新元,等你还完了房贷加上利息,你的公积金积蓄恐怕无法支持你退休,更甭说应付每日开销。”

此外,在新的经济环境下,市面上出现零工经济,都是临时、短期的合约工作,缺乏保障,但打工族房贷仍要继续缴。对此,他呼吁落实非市场组屋(Non-Open Market (NOM) flats),即买家仅以成本价格,而不应包含土地价格,预计就能将组屋降下来。

另一方面,徐顺全也补充,尽管无法在视频中一一详述民主党的政策献议,但希望网民帮忙广传,也藉此说明该党不仅是回批评,也能提出政策观点。

他认为,如今如果国家不改变方向,恐怕将会往下走。例如经济放缓、物价越来越贵、一些国人选择移民、生育率创下开国以来最低水平、年轻人的机会减少、年长者无法退休等等,都是征兆。“这个国家不能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