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晶谈港新房屋政策;指港“屯地”炒楼 网民也提醒正视“屯”储备金问题

总理夫人再出击,这次来和大家谈谈房屋问题。

喜欢在个人脸书分享各种资讯的总理夫人何晶,分享《南华早报》今年5月的报导,内容有关中国深圳舍弃香港模式,在住房政策方面向新加坡取经

何晶先是比较,在香港的房价中位数,是薪资中位数的20.9倍,反观新加坡仅为4.6倍。

他认为,新加坡房屋政策不仅是为不同收入程度人士,提供可负担房屋;如何测试可负担程度?房价是年收入的五倍,或者每月缴房贷仅占少过薪资的三分之一。

她也续指,政府逐步增加国民存入公积金户头的比例,时至今日已达到37巴仙(即17巴仙来自雇主,以及20巴仙从薪资贡献)。她提到,除非买房者不明智地选购了过大的房屋,否则理应足以应付房贷,也不影响带回家的收入。

何晶宣称,完善的房屋解决方案,也包括把政府常年收入和出售土地收益区隔开。

”卖地收益不直接用在政府常年开支“

“在新加坡,土地被视为跨时代的共同财产,所以卖地得来的受益,不允许直接用在常年政府开支。”

反之,会作为前期储备,成为世代被保护的遗产。所以,只有一半的土地销售预期长期回酬,能用在常年政府开支。

“所以假设长期回酬为六巴仙,政府仅能用一半;卖地100亿元,可提供附加开支约三亿元,而不是100亿元全拿。”

她相信此举不会造成政府利益冲突,因为欠缺去推高土地价格的动力;然而香港和一些中国城市,土地出售收益则占政府收入的10-15巴仙,有时高达40巴仙。

“如果地方政府仰赖卖地所得来支撑政府开销,就可能对于稳定地价不太感兴趣。长期下来当土地减少也意味着房价增长。”

此外她认为,政府另一调节地价的措施,就是预防”屯地“,政府卖出的地,在几年内就必须开发或出售,避免囤积土地以推高地价的问题。

她总结道:“所以我们需视制度为一个整体,涵括法律条规、和其他软硬体设施等,协助社会提供房屋和其他基本设施。”

网民提醒变相囤积储备金

但也有网民提醒何晶,政府出售的是99年地契;再者他认为当前土地受益政策十分保守,尽管声称限制成为政府常年收入,当然,有健康的储备金积蓄,对国家是好事,但,又会否成为”屯地“以外,另一种囤积?

他认为,有鉴于储备金是机密,公众也难以去分析究竟”囤积“储备金是否利多于弊。

网民Teo Woon Hun则提出在新加坡土地是有限资源,不应成为投资工具;特别是一些外籍人士投资在多项产业以作出租或等候转售。

收益应让现世代人受惠

Cj Leo则提出,理应兴建更多租赁组屋,让那些基于特殊情况无法拥屋的人受惠。他则认为,有鉴于新加坡土地都需要再循环利用,所以没有必要去锁住收益,只需要把一半收益作为储备即可。

“更多的储备并不会带来更多好处,反之可能成为在一些形式被滥用的诱惑。”他认为这些收益理应让现在的世代受惠。

“他们当中有许多为国家作出牺牲奉献,但是却因为偏差的政府政策,例如让他们面对外来者不公的竞争,使得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