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张素兰促黄丝带运动反思死刑

本周日,新加坡监狱署发起主题为“重启人生”(I Believe in YR Second Chances)的黄丝带义跑活动,两名男女穿着写有废除死刑诉求标语的上衣,被拒参加义跑。

尔后,警方指他们涉嫌违反《公共秩序法》调查这对男女。

对此,人权律师张素兰认为,今年的黄丝带义跑,正是因两名废死支持者的行为带来“良好的宣传效果”,引起更多人关注,尽管主办方以“不符活动议题”拒绝两人参与,但她表示,希望俩人的行为能够引发主办方的省思。

新加坡黄丝带运动旨在提升社区群众醒觉,给与前囚犯支持,让他们的人生拥有第二次机会,让他们重返社会。

38岁的纳菲兹(Mohammad Nafiz Kamarudin)在获得主办方布条后印上“不杀他们,才是给第二次机会”( “2nd Chances” means not killing them”.),却遭主办当局要求撤换,最终在同意换掉后,则换上印有同样标语的黄色上衣出席活动。

然而,到了活动当天,纳菲兹却被告知不允许穿着印有同样标语的黄色上衣出席活动,他被告知需撤换掉身上的衣物却被纳菲兹拒绝,并扯掉布条,一个人沿着义跑路线开始形成。周一(16日)纳菲兹就接获勿洛警局的通报,请他到警局问话。

随后监狱署的文告解释,委员会告知纳菲兹不能穿着该T恤参加义跑,也建议给他另一件T恤穿,文告称“如委员会此前告知,利用黄丝带义跑,倡导和宣传他的议题并不合适。”

张素兰在功能八号氏族会脸书专页,向黄丝带运动提出质疑,既然活动旨在支持前囚犯拥有人生第二次机会,那是否应包含死囚在内?要知道死囚在被判刑后就不能如同其他囚犯,拥有第二次机会,所以张素兰借此机会向当局指出死刑的争议。

黄丝带是否涵括对死囚家属的援助?

“所以主办委员是否可借此想想死刑的意义?死刑是否已违背黄丝带运动的宗旨?黄丝带运动,是否也包括提供死囚的家属的协助?”张素兰质问。

张素兰补充,希望能够透过此次事件,能够促使主办方与民众反思对于死刑的想法,并斥责警方针对俩人行为展开调查并以《公共秩序法》控诉俩人,是荒谬和浪费公帑的行为。“如果警方的举动是为了造成群众间的恐惧,他们应该被提醒,警察的职责是保护人民,不是令他们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