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权 / 苏睿勇脸书贴文称愿和田总会面 惟执行董事马利克除外
苏睿勇曾二度取得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冠军。(取自RunSohFast网站)

苏睿勇脸书贴文称愿和田总会面 惟执行董事马利克除外

国家马拉松选手苏睿勇今天(8月20日)发文强调,他决定给新加坡田径总会(SA)一个机会,并且愿意和对方见面,但田总执行董事马利克(Malik Aljunied)除外。

他提到,在刘威延事件和亚运会选拔被除名一事,他已尽量做到合乎情理,但是他仍必须去“捍卫问责和透明之价值观”。

他在脸书贴文中说道:

在2019年8月16日,新加坡田径总会第二次回复我们,“确认(我)确实违反运动员行为准则”,但他们却未能在文告中,对有关的诽谤性指控提供任何理由或依据。田总还建议我们友好地(见面)商讨和解决这项问题。

在其帖文中,苏睿勇表示他曾经考虑田总的建议,但是当他看到在本月8月17日,奥委会(SNOC)职员和田总执行董事马利克的脸书帖文后,令他改变主意。

“尽管我也希望和田总调解,但我不明白在这样的情境下,还有如马利克这般针对我的人物在协会中,要如何做到。”

马利克帖文具诽谤性

苏睿勇指出,马利克于周末上载的帖文具诽谤性。在他所提供的截图中,只见他在其脸书上载了一张他和两个小女孩的合照,并写道希望照片中至少有一人能成为400米跨栏的选手。

然而在帖文内容中,马利克也写道“要堤防马拉松,它最终会扰乱你的思维和心绪”,疑似在影射苏睿勇。

除此之外,有一名网友也在马利克帖文的评论区留言问道,“马拉松到底如何扰乱思维和心绪”时,马利克回答说它是针对“目前的一名特定马拉松运动员”,指对方的“理智已被搞砸到无法修复”。

马利克还说到,“这似乎显示了他缺乏同情心、同理心、不知感恩和爱护他人的能力”。

苏睿勇的代表律师,来自Foxwood LLC律师楼的Clarence Lun指出,依据该明显具诽谤性的帖文,他将“评估所造成的的损失赔偿以及法律程序行事”。他也补充说,会向马利克发出造成诽谤的索赔要求。

要求田总解释数事件

苏睿勇在其RunSohFast网站上也提到,这个问题已经拖延了将近三个星期,他只是希望让这个问题有个了解,并让当局做出负责任和具透明度的抉择。

他表示,他希望田总能针对他未被选出参加东南亚运动会一事,给出令人满意的理由。

同时,他也希望田总能够给他一个说辞,指明他如何违反了运动员行为准则,以及“若无法提供证据支持有关指控,希望田总能够公开向我(苏睿勇)道歉”。

事发于今年8月2日,田总对苏睿勇提出了一些指控,指他们注意到有马拉松运动员作出一系列据称“有违运动员行为准则”的行为,但是没有提供有关的细节解说。

苏睿勇与田总及奥委会于8月7日起,发律师信函予两协会高层,即马利克和奥委会秘书长陈志荣,8月13日下午5时前给出具体解释,详细解释“行为失当”的指控。

田总于13日回复苏睿勇的律师信函,前者称体愿以“无偏见会面”进行调解,但是苏表示,“他们没有为诽谤指控提供依据,或者澄清他们在此事件中的立场,试图在作出诽谤性指控后暗地解决”。

接着,苏睿勇于14再次对田总发出律师信函,要求对有关指控作出澄清。信中写道,“直至田总针对评论提出实质性的回应,我们的客户(苏睿勇)才会考虑和田总会面,相信到时的会面会更具有意义和富有成果。”

他也在脸书上邀请马利克对其发言做出回应,并提供证据,或者撤回言论,发书面道歉。

他还质疑马利克是否”听命“于奥委会,使得田总的任何议案决策也受影响。他随后分享《海峡时报》的一遍文章,指出马利克是于今年6月,由奥委会任命为田总执行董事。

苏睿勇也在其RunSohFast网站中公布所有律师信函,并在最后指出“一旦这些事实公布后,我们就可以让会面变得更有意义和富有成效,并且让这事件了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