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闻 / 第四日搜救行动仍无果 泛舟失踪者家属盼狮城搜救队介入

第四日搜救行动仍无果 泛舟失踪者家属盼狮城搜救队介入

趁着连假到马来西亚柔佛丰盛港参与泛舟活动的我国男女,至今已失踪超过四天,马国搜救队昨日扩大搜寻范围,并出动六单位108人展开海陆空搜救行动,惟截止昨晚仍然一无所获。这令失踪者家属心急如焚,认为马国搜救行动人手有限,盼望能让我国搜救队参与搜救行动。

马国海事局、警方、水警、民防部队和皇家海军等六单位联手于昨天早上展开搜救行动,救援队伍从早上的87人增加到下午的108人。

他们分别展开海陆空搜救行动,马国消拯局(BOMBA)和海事局一共出动了四架直升机和一家小型飞机进行空中搜寻,将搜救范围从原本的500平方海里扩大到900平方海里。

陆路上,当局出动了两辆休旅车、一辆罗厘和一辆救护车展开沿岸寻人行动,而在海上也有两艘海军军舰和五艘船只进行搜索,并将原本的150平方海里搜寻范围扩大到600平方海里。

马国海事局未接获出海申请

据悉,马国当局事前并没有接获泛舟一行人的出海申请,因此也无法在天气情况有变时给予提醒。

该国海事执法机构丰盛港主任哈里兹提醒民众,若要乘船登上其他岛屿或出发到公海,必须向当局做出通知,而当局也会在接获通知后,于巡逻时多加注意,并且在天气情况有变时给予建议。

我国驻新山总领事馆代表昨日也到丰盛港彭加梦码头,对失踪者家属进行慰问。

团友出发前察觉海浪很大

失踪的两人是同乘一艘双人独木舟的女商人潘玉珍(57岁)和退休律师陈永顺(62岁)。他们是和另外的13名团友一起,趁着国庆日和哈芝节,配合周末的连假,到柔佛丰盛港外岛泛舟,岂知遭强风吹散,自上周四(8日)傍晚5时40分失踪至今。

随同团员之一的一名工程师,56岁的郑先生于12日首次向媒体细说事发经过时指出,他们当时仅在岸上沟通会前行方向,但是在海上泛舟时确实没有沟通的。

他指出,用过午餐从小岛出发时,他就注意到海水波浪很大,船身不断遭两米高大浪拍打,以致划行变的困难。在努力朝向目的地划行中,他和队友根本无暇顾及他人,所以在成功登岸后才发现有两人没有跟上队伍。当时他们也因为海浪太大而受困岛上长达两个小时,惟最后都没有等到失踪的两人。

他表示自己乘坐的独木舟是排在第三个,但是不清楚后方独木舟的排列。

帖文盼失踪者安全回来

失踪者潘玉珍的儿子是一名新加坡武装部队成员,他对于母亲的失踪感到焦急不安,在脸书上帖文呼吁让我国也能够参与搜救行动。

Louis Smile 在脸书上帖文,祈祷他的母亲和另一名失踪者能够安全回来。 “请安全回到我们身边,我有很多话和生命中的很多东西都希望能够和您分享。我在等,我们在等。”

他于11日傍晚5时22分上载有关帖文,并表示当时已经和其他三名家属都在柔佛丰盛港等待消息。“随着时间推移,我对自己无能找到母亲感到沮丧。从8月8日母亲和陈先生失踪至今,已经超过了72小时。我们仍然无法引进任何新加坡的武装部队参与搜救行动。”

指马国自尊作祟

他指出,当时在马国也是公共假日,很多人都在享受假期,因此质疑搜救队伍的人手有所不足。“我非常感谢就算假期也参与搜救的人们,但是我相信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参与搜救行动,我和我的家人肯定会更放心。在搜救行动中,有更多的支援不是更好吗?”

他指出,需要花费长时间来申请多两艘私人船只参与搜救,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难道是马来西亚的‘在我的地盘发生我就必须负责到底’心态作祟吗?为什么不能尽快批准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参与搜救行动?我是来自该武装部队,而我对此感到骄傲。”

他指出,虽然明白有国际限制,“但是在紧急情况,一定有办法让一切尽快完成吧。”

“我完全信任我国的武装部队,并且相信国人随时准备帮助有需要的人们。我们刚刚庆祝了54周年国庆,从中我见证了我们国人的联系是多么强大。因此我希望我国能够争取参与搜救我母亲和陈先生的行动,希望我国当局能够提供帮助,也希望马国可以开放让我国进行搜救行动。”

Louis指出,当地的人们都在尽其所能,只是至今仍然一无所获。 “我相信新加坡,我知道你(新加坡)不会抛下任何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