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政治 / 前进党推介礼致词一度哽咽 陈清木对青年人热诚深受感动

前进党推介礼致词一度哽咽 陈清木对青年人热诚深受感动

新加坡前进党于今日(3日),假瑞士茂昌阁酒店(Swissotel Merchant Court) 成功举办党推介礼。该党秘书长陈清木在致词时发表政见,坦言原本担忧自己走后前进党后续无人,致使他曾犹豫成立新政党的决定。但许多有志之士包括许多年轻人都找他,希望一起为新加坡带来改变,使他深受感动,让他有信心继续引领这个政党。

看见来自年轻人的热诚,令他一度感动哽咽,“看看在座,都是年轻的新加坡人,让我在有生之年重燃做大义之事的希望。他们或许没有经验,但是他们是有勇气、有智慧的下一代,他们要为普通新加坡群众服务。”

他坦言,投身前进党事业或许会让他们失去一些个人机会,但他们会从错误学习,他们无所畏惧。

对于此前副总理王瑞杰批评,他对于政府透明度观点自相矛盾的,陈清木也作出回应。

他反讽,王瑞杰所谓的透明,就是把欧思礼路带到国会里辩论,但是国会里大多数议员都是“自己人”,却其他政党没有机会参与辩驳,甚至总理弟弟李显扬都没有机会在国会为自己辩护,“你们自己想吧,这算是哪门子的透明?”

他说,这只不过显示王瑞杰对“透明”的理解是错误的,而且也很严重。

陈清木指出,新加坡确实面对经济不景,但国人很坚强,过去在已故李光耀和吴庆瑞博士领导下都能度过难关,但是在现在的领袖领导下,则存有疑问。

此外,即便行动党失去人民委托组成政府权利,公务员仍会继续他们的工作,确保国家运作正常。

他呼吁国人和新加坡前进党一起,不论肤色、男女老少,一同为新加坡的未来做改变。

他也指出,要讨论许多公共议题,需要有数据,但是要取得这些关键数据,只能透过国会,所以他呼吁大家在来届选举,把前进党送入国会。

陈清木也重申在此前记者招待会的观点,指现今政府良好施政精神已渐乖离,三大支柱:透明、独立和问责渐被侵蚀,例如一些部长亲人可被委任一些关键职位,造成国人对政府不信任,但政府的回应,只是对这些抱怨加以否认。

“政府根本没在听,导致大家对政府信心动摇。”

“李光耀招我入党时,说:“我不要找YES MAN”,所以我加入了,所以当我不同意时也照样说出来。”

他强调良好施政三大支柱的重要,只要国民信任行的正邪不怕,国家施政稳健,而不仅仅是依靠领导魅力。

争取18岁投票

陈清木也阐述新加坡前进党诉求,包括呼吁争取让18岁青年拥有投票权。

“他们可以开车、上大专、还要参加国民服役,有责任保卫国家,那么他们也有权利选择他们的政府和领袖。他们已经够成熟做出决定。”

他说,18岁也是大部分国家的投票年龄。之前有说法指青年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如果他们成为民主过程的一部分,他们将扮演重要角色。

其二,陈清木呼吁重新检讨综合经济合作协议(CECA)。王瑞杰在2016年有份草拟该协定,让印度专才可在新加坡的127领域工作。

“我们需要政府公布CECA的表单,证明究竟多少国人从该协议受益?有多少印度专才前来工作?”

陈清木也认为,政府不能只关注GDP成长,也要有适合经商环境和支持SME和本地企业。

官联公司应走出去,不是和国内企业竞争

“官联公司应专注海外业务,而不是在国内和本地企业竞争。新加坡公司要相互帮助,如日本和韩国企业一样发挥爱国互助精神,在国外更有自信争取项目。”

与此同时,陈清木也提及生育率,人口老龄化、医疗等问题都需要有更好的政策去落实,例如不应让年长者面对疾病缠身、为了治病把房子卖掉的窘境,而医疗方面,也应舍弃过去以医院为重心的医疗政策,而是推广医院以外的初级医疗和机构,成本也相对较低。

陈清木:致力与其他反对党组成团队

在问答环节,有与会者提问,新加坡前进党会否和工人党、民主党等反对党,一同为来届选举草拟一份竞选宣言?

对此,陈清木透露曾和其他政党讨论过,因为最终大家必须组成一个团队合作。他表示会多努力些,尝试在选举前有一个成果。

“他们(各反对党领导)我都认识,所以相信在商讨时会容易些。他们都是很好的政党,工人党在国会有代表,民主党和人民党都曾经打入国会,都值得尊重,希望能组成一个比较松动的联盟团队以应对选举。”

而在场询问者也好奇,来届选举前进党将如何排兵布阵?对此陈清木暂时卖关子,表示“近选举时会告诉大家”。

陈清木打趣问道“那你们觉得我会在哪里竞选呢?”,一些与会者喊道总理李显龙的选区“宏茂桥”,也有者喊蔡厝港和丹戎巴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