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晶转载文章“为何总理薪资那么高” 为夫君高薪说理

还记得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去年引起网民怒火的“部长高薪论”吗?吴作栋当时捍卫“高薪养廉”,也批评要部长减薪的建议乃民粹主义做法,引起网民热议。

时隔一年,总理夫人何晶,在个人脸书分享一则文章,题为《为何新加坡总理的薪资那么高?》,并且发表个人观点,似乎也有意为夫君的高薪说理。

她开头先言“对于谁值得拥有什么”没有意见,但对于他所分享的文章表达看法,指出在新加坡“裸薪”政策下最大的区别是,为官期间除了薪资外不会再享有任何其他额外待遇,即便离职后也不会有任何退休金和其他福利。

她续指,即使不是全部,大部分其他国家的领导在位时,都能享有许多待遇,例如可以有管家、理发师、乘坐免费航班,甚至家庭假期;而如美国等国的领袖,即便退位后都还享有其他待遇。

她在贴文中说道:“不论是对公共服务,还是在协助贫穷、弱势群体的社会服务领域,我们都需要的确有热诚、肯付出之人,且拥有相符的能力和知识,且拥有智慧和理解长远影响和可持续性的体制。”

“不应占便宜”给不足薪资

她需称,如果这些能人都拥有这些卓越的素质,更不应该“占他们便宜”给他们过低的薪资,或者强要他们戴上圣人的高帽”。

然而,当她提及在其他国家,从政者即便退休后都有额外待遇,但不禁令我们想起,包括前总理公署部长林文兴2011年在离开政坛后,隔年就加入淡马锡基金;前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黄根成也受聘为淡马锡旗下子公司星桥腾飞董事长,尚有其他例子,不胜枚举。

至于有关探讨为何总理李显龙薪资为何全球居首的文章,作者声称“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仅是透过研究分析,摆事实讲道理,来厘清网络上对总理薪资的各种流言。

文章内容不外乎对比包括中、美、英和邻国马来西亚领导人的薪资,并提出尽管总理的年薪(220万新元),几乎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两倍(约86万6千新元),但文章也指出,许多私人企业的总裁,例如星展银行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的薪资,在2018年入账约1千190万新元。

文章又继续阐述,试图透过说明国内生产总值(GDP)自独立以来节节上升,以该表现来合理化本地领导人的高薪。文内举例,美国在2017年的人均GDP达到8万0662元,而新加坡是7万8161元,顺序排在后面的是香港、英国、马来西亚和中国。

文章提到,自1960年以来直到2017年,新加坡的GDP增长133倍,相比下马来西亚增长42倍、香港107倍、美国19倍等等。

但该作者的逻辑谬误在于,半世纪以来领导人都已更迭,不可能半世纪前新加坡建国初期的GDP增长,也算到李显龙的头上?60-80年代的美国GDP增长,是现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功劳?

实际上,总理李显龙是在2004年才接过总理棒子,当时的人均GDP为3万7114.25新元。

“高薪揽良将”

此外,文章也认为,新加坡人口增长也归类为“表现”;也引用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在1994年的国会致词,指李光耀也曾为高薪养廉辩护,过去世代的政治领袖都如恐龙般绝种,而踏入国会殿堂的男女都有血有肉有家庭,所以当我们谈论崇高的志业,但到最后之后很少人会愿意成为苦行贤人。

而文章也不外乎拿总理薪资和私人集团总裁比较,指“新加坡公司”理应继续招揽最佳的人才和领袖,并且合理地奖励他们。

尽管这篇文章试图合理化总理的高薪乃是“合情合理”,但高薪的争议,在过去我们就曾经探讨过,不少网民也积极给与意见。

就曾有开国元E W巴克(Edmund William Barker的后代,对于“高薪论”感到羞辱,因为过去的领袖即便薪资远低于现在的部长,但是他们绝非庸俗之才,例如E W巴克率领委员会起草新加坡宪法,并且撰写马新分家法律文书,在不同时期统领五个部门,也是全球任职最久的律法部长。

降低生活成本:砍部长高薪

而新加坡民主党也曾指出,总理李显龙曾在2015年选举时,承诺会努力解决人民生活负担问题,但是如今水电费、停车、糖、消费税等生活中种种开支仍在增涨。然而,政府在过去三年来,财政盈余都达到近200亿元。

为此,要降低人民生活开销成本,方法之一就是要砍部长高薪,把总理的工资应该从年薪220万元降低到67万元。

该党估计从整个内阁减薪剩下来的钱每年高达1200万元,足以为乐龄和贫穷群体提供援助。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何晶说不应该占那些卓越人才的“便宜”,给他们过低的薪酬,然而根据新加坡公司法,淡马锡是一家获得豁免权的私人公司,他们也无义务告诉我们何晶的个人年薪。

就连总理弟弟李显扬也不禁问道,为何何晶的薪资成了“如此神秘的秘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