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养三孙儿身兼两职 七旬妇日均工作15小时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一场车祸导致儿子脑部受影响,媳妇一走了之,年过70的老妈妈唯有扛起养家糊口的责任,照顾三个年幼孙儿,还每天身兼两职,日均工作15小时。

73岁的谢姓老妇的际遇令人倍感心疼,但是她的坚毅精神更令人佩服。

谢老妇的儿子原是一间小型快递公司的老板,但他在40岁时,即2008年3月1日时出车祸导致脑部重创。他随后耗费了近万元动手术,但是智力依然不见好,以致行动不便,只能长期卧病在床,目前靠着津贴补助在疗养院过活。

媳妇一走了之

谢老妇表示,最没想到的是,在车祸后一年多后,媳妇一走了之,抛下三个10不到的儿子不顾。她指出,媳妇和儿子结婚后,曾表示和家婆住在一起,家中太挤,因此谢老妇自己搬到租赁组屋去。

《联合晚报》前日报导谢老妇的事迹。报导指,即便搬出去后了,谢老妇还是每周都会到儿子的住处帮忙打理,甚至买一些蔬菜肉类煮给他们吃。但是孙子们都表示,媳妇在家中都不工作、不煮饭,孩子饿了就叫他们吃饼干,还每天喝酒。

媳妇离家后,谢老妇的三个孙子便获得当局社工安排到儿童院居住,一直到他们年满16岁,于三年前陆续搬回到老妇的租赁组屋中。

为了照顾好这三名孙子,让他们能够升学、有零用钱,老妇在过去11年来除了获得当局的补贴之外,自己每天还需要打两份工。她身兼两份清洁工的工作,一份是在五星级酒店担任晚班清洁工,从晚上11时开始至清晨6时,随后再到另一间酒店,从早上8时开始工作到下午4时。

借贷2000元还不清

两份工作带来了1000多元的薪水,但是要抚养三名正值青少年期的孙子,绝对不够。谢老妇指出,虽然她还有另一名儿子,但是她只希望孩子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就好了,并不希望给对方带来烦恼。所以,谢老妇最后选择项借贷商。

“我后来听人讲,可以向放贷商借钱,没办法也去借了三组2000多块。”

惟,借贷容易还债难,老妇的债务一直还不清,令她一度感到很绝望。“我没有钱,要怪谁?如果不是为了三个孙、不想债务没还清,给家人造成负担,我根本活不下去。”

义工提早上班助还债

谢老妇随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债务辅导团体亚杜兰声明辅导中心求助。该中心的其中一名义工,即34岁的私召车司机迦南在了解了谢老妇的心酸经历后,决定帮助她。

迦南自愿每天清晨,提早一小时开私召车工作,并成功在一个月后,帮助谢老妇还清2000元的债务。

该中心上下也一致通过,认为老妇的情况特殊,需要获得救济以舒缓困境。

“王中王月饼”筹募基金

债务辅导团体亚杜兰设有“救急基金”,主要是帮助急难者挨过难关,该中心的义工们目前展开环岛送“王中王月饼”活动,以抽募资金。

他们结合了烘焙名师的点子,趁着中秋佳节的来临,寻获优质厂家制作“王中王月饼”。

所谓的“王中王月饼”,即是选了最纯正的猫山王作为馅料,然后以顶级巧克力当冰皮而制作成的月饼。

该团体将会在各商场设摊位摆卖,也有十余名义工免费将月饼送上门。有意购买月饼,支持基金者,可拨打热线(92236333)订购。

从谢老妇的经历,再次验证陷入贫穷的因素,不能再用以偏概全的刻板印象,而是每个贫穷都有各自的情境和原因。即便已73岁,老妇仍要继续工作,若不是有辅导团体伸出援手、社工安排三位儿孙到儿童院住,老妇一人撑起整个家,她的处境恐怕更为艰难。

或许我们会问,究竟老妇的公积金储蓄状况如何?我们无从得知。除了同情老妇年届73岁仍要刻苦耐劳,但我们更应反思,这个国家对这些年长者做得是否足够?

昨日,总理还说,政府将在2021年迈出第一步,在未来十年逐步把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调高至65岁和70岁。

但是,政府对于设立制度化的退休津贴制度,讨论仍然匮乏,政府仅是一味鼓励年长者继续工作才能保障收入,每每仅以各种“配套”、折扣、津贴敷衍,却无视生活成本开销等高涨造成的影响。

诚如路透社在今年初的报导,我国65岁以上人口的就业率,在过去的10年中,增加了15巴仙。有者甚至在受访时表示,他们必须工作才得以生存。

但即便如此,包括总理、人力部长等,仍然坚称年长雇员向他们反映,他们想继续工作、继续储蓄,至于为何这种必须“工作致死”的处境仍在延续,似乎并不在精英领导们讨论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