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时》:民调指过半年长员工想继续全职工作 果真如此?

今日,本地英语媒体《海峡时报》刊载了颇具误导性的标题,指“过半年长员工想继续全职工作”。

不过,内文指出,这是参与乐活乐学中心(Centre for Seniors)的400多位年长员工,有约四分之一反映想继续留在目前工作;此外有300年长者,有过半表示想继续在全职岗位工作。

当然我们知道,根据300人作出的民意调查,并无法完全代表全国乐龄人口的意见。

该中心响应总理李显龙此前在国庆群众大会宣布、调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的倡议,认为需要有更多措施来协助年长雇员规划他们的职涯。

据报导,教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次长刘燕玲,在前日参观该中心。她在受访时呼吁雇主和雇员沟通,或安排雇员参加课程、了解他们对未来的期待和展望,协助他们更好规划职业转型和退休生活。

报导指乐活乐学中心自2016年,就推出LifeWork培训项目,专协助50岁以上者过渡退休生活;中心也协助年长者找工作。

不过,一直以来主流媒体和执政政府在乐龄课题上一直都搞错重点。例如《海时》企图断章取义,根据300人的民调就藉此断言,过半年长员工想继续做全职工作,而总理等内阁成员,一再迷信必须调高退休年龄,让有意继续工作的年长者,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收入过活。

什么原因促使年长者必须继续工作?

然而,为何总理等部长、主流媒体,从不探讨,是什么促使年长者继续工作?是因为他们想打发时间?

即使过去已有许多研究呈现民调数据、公民组织和民间积极发表意见,但遗憾的是执政者只选择相信他们想听的话,并没有正视生活成本、公积金积蓄不足、需要有收入等,才是促使年长者必须持续工作的原因。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老龄研究与教育中心(CARE),在今年5月发表的民调,其中65-69岁年龄群体,有高达77.2巴仙受访者反映,收入是促使他们工作的最主要因素。其次54.2巴仙为“享受工作”,只有32.6巴仙表示工作是为了能继续“维持良好健康”。

再来,则是李光耀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KYSPP)今年5月发布的《新加坡年长者需要:家庭预算报告》,预计一名65岁及以上的单身男性或女性,每月的生活消费至少需要花费1千379元。

然而, 研究也指出,只有55巴仙的55岁以上国民在2013年,在公积金户头中有足够的储蓄用于支付基本退休金(Basic Retirement Sum),这意味着近半年长者,甚至不能达到每月800元的基本年金。

再回顾今年2月,官委议员特斯拉教授在国会提问,促使人力部长杨莉明在书面回答中揭露,在2018年12月,共有26万8000名年届65岁或以上的公积金会员,从退休存款计划和终身入息计划领取入息。

其中竟有高达74巴仙的会员,领取的每月入息不足500元。

这就行同,从政者因为无法解决年长者在生活成本高涨下面对的经济困境、收入不足问题,简单除暴地以调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鼓励年长者继续工作、逐步提高年长雇员公积金缴交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