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元是否够用? 人力部辩称:依据实际开销计算公积金入息

两个月前,李光耀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KYSPP)研究小组,发表《新加坡年长者需要:家庭预算报告》,评估认为65岁以上的单身国民,每月至少需要1379元才能满足其基本需求。

对于上述研究,人力部并未表态,是否赞同1379元才足够开销;而根据7月8日,刊登于《海峡时报》的报导,人力部似乎为自己辩护,指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下的支付金额,乃是采用不同的方式计算。

研究小组报告认为,65岁以上单身年长者,每月需1379元才能满足家庭预算中的基本需求、65岁及以上的年长夫妇则需2351元、55岁至65岁的人士每月则需要1721元。而这还是假定他们健康良好的情况下。

小组报告收集约100名不同背景参与者的意见,且采用基于共识的最低薪资制(MIS),参与者列举出他们认为属于基本需求的物品和服务,也基于集体共识把这些必须品纳入清单内。

清单中包括了个人护理用品、休闲和文化活动等,而参与者一致认为达成基本需求比勉强过活重要。随后家庭预算也就依据这从清单中整合统计出来。

黄国和助理教授指出,这种收入标准,可协助把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和实际经验,转化为较为明确和实质性基准,供政策规划。

人力部:会员应根据收入规划退休

不过,对于上述研究成果和对未来政策改革提供参照的努力,人力部似乎不太买账,反之辩称,公积金局自有一套方式,来计算65以上国人的公积金入息支付金额。

我国人力部收入保障政策司退休事务部主任Shaun Goh,评论有关研究“对个人目标设定和退休计划有用”,然而她指出,研究所使用的方法,与政府根据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所得出的支付金额,有根本上的不同。

她也没有表态,人力部是否同意有关的1379元为年长者要求的基准金额建议。

他指出,公积金退休金和相应支出的数据,是通过每五年进行一次的住户开支调查(Household Expenditure Survey,简称HES)中,所反映的实际开销模式。

他披露,这是公积金顾问小组(CPF advisory panel)专业顾问的建议下完成的。“个人的需求各有不同,成员应根据他们估计的每月收入来计划退休生活。”

想花费更多就储蓄更多

“那些希望在退休后能够花费更多的人士,也可以在他们的公积金中作更多储蓄,而且国人可以透过其他收入来源,如私人储蓄、家庭、社区和政府支援来填补其公积金支出的不足。”

但是,Shaun Goh忘了提到,好些年长国人没有足够的公积金支出,只能继续工作直到他们断气为止。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甚至曾发表国人寿命增长,继续工作有助 “抵消” 我国低出生率的影响之说。

她在赫尔辛基的国际会议上说,“这为年长者提供更多的劳动力参与机会,而且对于出生率相对较低的国家,如我国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公积金局基础退休储蓄(BRS)的每月支付金额,大约相当于第21-40百分位的平均退休家庭开销。

每月入息仅逾700元

规定下,假设会员年届55岁时基础退休储蓄是8万8000元,公积金会员也有足够的房产抵押,但是到了65岁领取的入息仅为730-790元。

许多年长者都不甚满意有关的基本退休储蓄制度。60岁的林国良最近就在社交媒体上突显了其困境,指他的公积金只有七万元。他想取出1万5000元的公积金储蓄,来资助女儿的大学学费,却遭当局拒绝。最后,他只能向家人求助。

在林国良的案例中,在他达到65岁的5年时间内也无法达到基本退休金的标准,所以他65岁后每月的入息或许会低于700元。

很显然的,那些无法工作或每月仅获得数百元公积金入息的国人,将被迫大幅度降低每月的支出。

例如,据媒体去年的报导,住在武吉知马(Bukit Timah)一公寓的62岁家庭主妇Chuang Pek Yah,他们调暗天花板的灯光,以减低日常费用。她甚至考虑将每天的洗衣工作,改为每隔一天洗一次。同样的,46岁的出租车司机Kent Chia对他的家庭开支“特别关注”,他的家人都努力做到“能省则省”。

也许Shaun Goh主任希望年长国人能够在解决日常需求上,使用咖啡店或是小贩中心的公用厕所,以节省水源、肥皂和卫生纸。也许在食物方面,他希望我们的年长者每天都吃草,以帮助节省国家公园局人力资源的同时,也可以割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