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自网络)

适当时候将阐述政府意见 内政部审视“刻意无视”概念

内政部(MHA)将检讨有关“刻意无视”(wilful blindness)法律概念的不同意见。今年5月,上诉庭对一名因不知自己运毒,而被判死刑的尼日利亚男子进行翻案时,“刻意无视”让该男子得以无罪释放起到关键作用。

上诉庭于5月27日,在针对尼日利亚男子阿迪里(Adili Chibuike Ejike)的案件中指出,控方未能确定男子是否知道行李中藏着1.96公斤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是他刻意为之。

阿迪里是于2011年11月,在樟宜机场被逮捕。当局在他被儿时玩伴委托的行李箱的内衬中,搜出两包病毒。他的儿时玩伴要求他将行李交给新加坡的其他人。

内政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在周一的国会中指出,上诉庭对“刻意无视”提出了其他意见,“我们正在仔细审视这些意见,并且会在适当时候阐述政府的意见,以及决定是否有需要进行法例修订” 。

透过推测来肯定嫌犯违法

他在回应荷兰- 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迪舒沙(Christopher De Souza)询问有关《滥用毒品法令》中的条例,是否需要随着阿迪里获得无罪释放而必须进行检讨。

安宁阿敏表示,对于根据《滥用毒品法令》第7项触犯运毒罪的人士,他必须是拥有该毒品、了解其存在和性质,并且未经授权下将毒品带入新加坡。

“实际上,很难确定一个人的心态。内政部透过将想法建立在推测上,来解决这个问题。”

“当采用了这些推测,被控运毒的人士可以被推定知道这些违禁品的存在,以及违禁品性质。然后被告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来反驳有关的推测。”

对于内政部内置的“刻意无视”概念则是,被假设为了解这些违禁品的人,如果可以证明他怀疑某些事情的不对劲,但是基于担心受到法律制裁,所以没有正式怀疑,那么他有合理的手段去发现真相。

安宁阿敏表示,在阿迪里的案件中,对方是否可以针对他知道行李中毒品性质的推测进行反驳,成为了关键。

阿迪里案件不能依赖推测

上诉庭指出,控方承认阿迪里实际上并不知道毒品的存在,而是通过方询问和论点来定下罪名。

由于法庭能够透过推测来相信被告知道毒品的存在,安宁阿敏表示,“显然的,阿迪里的案件不能依赖推测”。

他说,“这种法律推测既不新奇也不新颖,与政府对法律的理解没有什么不同。”

迪舒沙也问及推测作为一种法律工具的有效性,就以阿迪里的案件为例,被控运毒的被告可以凭着毒品被隐藏着,而做出不知道有关药物的自我辩护。

安宁阿敏回答说:“毒品被隐藏的事实,并不能推翻推测事件”。

他指出,相反的,每个案件的结果取决于对其所有独特事实和情况,以及所获得证据的整体评估。

“我们的法院在过去已经仔细审查了这些诉讼请求,以评估这些诉讼是否可信,至到有关的推测被驳回,我相信他们会继续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