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情冷暖 / 购买ofo全新脚车上市 Moov成我国第四活跃脚车共享业者

购买ofo全新脚车上市 Moov成我国第四活跃脚车共享业者

今年频频有脚车共享业者退出我国市场,那么他们遗留下来的脚车会做和处置呢?送到废铁厂?

自今年4月被取消执照后,中国共享脚车业者ofo的显眼黄色脚车,又会再次出现在我国街道上,不过这次使用不同名字。另外还有一万辆脚车作为“礼物”,被送出国了。

这些被存放在仓库的ofo单车,被初创共享脚车公司Moov Technology购买了,经过翻新后,在上周重新被推出。

该公司于4月份获得“沙盒”执照,可以经营1000辆脚车,因此人们能够在新加坡西部如文礼和先驱看到这些脚车。

自ofo未能满足监管条件而被撤销执照后,Moov是首家进入本地市场的公司。

该中国业者是因未能通过由陆路交通管理局(LTA)添置的新条规,即在指定停放区设置QR码扫描系统,且尽管陆交局多次发出警告,ofo业者仍未能将其脚车车队减少到规定的最大规模,即一万架,才遭当局勒令关闭在新加坡的业务。

环保且响应经济效应

Moov首席执行官Sharon Meng对《海峡时报》说,他们购买了ofo未曾使用的脚车,并将其调整到Moov的系统中,这样不仅环保,也有经济效益。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了解到有很多全新的脚车,完全没有被使用过,但是因为其他的脚车共享业者退出市场了,而被遗留在仓库中报废。我们相信在改善脚车共享领域中,首先就是要清理战场,并且充分利用全新的脚车。”

除此之外,该公司也宣布在今年年终之前推出自己的脚车,以帮助提高运营效率。

至于在我国西部的经营,Sharon表示,为了确保脚车供应充足,他们暂时只专注经营一个地区。

她指出,选择在西部经营,因为当地有适当的停车基础设施和骑车条件,而在获得陆交局批准扩大其营运团队后,才会考虑将服务扩展到国内的其他区域。

尽管近期有许多共享脚车业者失败的例子,但是Moov对该行业前景有信心。

多家业者受新条规影响

国会在2018年3月通过了停车处(修正)法案(Parking Places (Amendment) Bill),实施了一些条例包括了共享脚车业者的新执照申请制度、每半年审查车队规模一次,以及在公共停车处设置独特的QR码,让用户在停放脚车时扫描QR码,以证明自己没有乱停车。

随着新条例的落实,许多脚车共享业者如OBike和ofo就停止运营,而Mobike已经申请推出我国市场,但是未获得陆交局批准。

因此,Moov的出现就成为了我国目前第四个活跃的脚车共享业者。其他仍然在运营的业者包括Anywheel和SG Bike,以及前途未明的Mobike。

购万辆脚车赠缅贫困孩童

而使用过的脚车,其实也可以用于慈善事业,帮助穷苦的人们。

一名曾经在我国读书18年,并在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的缅甸人丹吞温(Than Tun Win),发起了缅甸一个非营利组织Lesswalk,购买了据说是ofo与obike退出本地和马来西亚市场后所遗留下来的一万辆脚车,送给祖国的穷苦孩子,让他们不用走路上学。

南大生缅甸人丹吞温购买了据说是ofo与obike退出本地和马来西亚市场后所遗留下来的一万辆脚车,送给祖国的穷苦孩子。

丹吞温在南大毕业回到家乡仰光(Yangon)后,在去年开始有了这个想法,随后在今年3月采取行动,于4月购买了一万辆脚车,翻新后于6月底开始,陆续送到缅甸的贫苦学生家中。其中有3000辆脚车已经运往缅甸,其余的则将会在今年内运送完毕。

据悉有关的费用有一半来自赞助商和Lesswalk,从购买、运输到翻新,预估花费了35万美元(约47万7700新元)至40万美元(约54万5900新元)之间。

解决资源问题兼帮助他人

丹吞温指出,捐赠脚车运动解决了浪费资源问题,并且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为贫困孩童购买到新脚车,非常“划算”。

他指出,业主若将脚车送到废铁厂,最多只能卖到10元一辆,但是如果送给这些贫困孩童,就可以帮助他们节省80巴仙的行程,也能感受到人们所传递的温暖和关心,意义不凡。

他披露,缅甸一些穷困孩童要上学必须步行约一小时,且大部分没有搭过校车,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校车。因此,所购买的一万辆脚车将分赠到在农村生活,住家与学校距离超过二公里,且年龄介于13至16岁的学生。

Lesswalk也将为这些轿车添加更小的座位,并且使用普通的锁头和钥匙来取代现有的电子锁,这样不仅方面孩子们保管,也让他们可以乘载兄弟姐妹上学。

他表示希望能够在未来分发10万辆脚车给缅甸、老挝和柬埔寨的贫困居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