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央公积金 / 苏利亚恳求批准提积蓄救妻 失望公积金局转移话题

苏利亚恳求批准提积蓄救妻 失望公积金局转移话题

针对印裔丈夫苏利亚为救妻子,申请转移自己的普通和特别户头存款遭拒,中央公积金局在上周五(12日)和卫生部发表联合声明作出回应。

文告中公积金局解释,自2017年,患有卵巢癌的莎若吉妮,选择在伊丽莎白私人医院和百汇癌症中心(PCC)寻求治疗。百汇癌症中心和国大医院告知莎若吉妮夫妇,她的癌况近末期已无法治愈。

“莎若吉妮选择继续在私立、无津贴的百汇癌症中心接受治疗, 她的终身健保到目前为止为她支付六万元医疗和住院费用。而加上她的私人保险,保险至今为她支付了30万元,涵盖了她在百汇和伊丽莎白医院90巴仙的医疗费。”

公积金局续解释莎若吉妮获得的保障,指自2017年10月,莎若吉妮可从乐龄健保每月领取1100元,至今累积2万3000元,得以为他们减轻财务负担。从该局允准的保险配套,迄今为止为她支付了51万新元,而从他们夫妇俩的公积金户口共提取了3万4000元。

未解释为何拒绝苏利亚提普通、特别户头救妻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公积金局尝试解释苏利亚夫妇透过公积金储蓄、私人保险等承担医疗费用,但却未解释,为何不允许苏利亚提取其个人公积金特别和普通户头,转移到妻子的健保储蓄,让莎若吉妮能积蓄抗癌。

公积金局的此番回应,也导致网民质疑苏利亚夫妇,既然知道私人医院无津贴,为何莎若吉妮仍坚持在私人医院治疗,而且认为他们已经得到终身健保等医保配套的照顾。其中网民MIke Ng也质疑,此前的访谈短片,就如同只是单方面说法。

苏利亚:只有伊丽莎白医院有一线生机

对此,莎若吉妮的丈夫苏利亚,不得不在公积金局脸书回应,呼吁那些指责他和妻子的经历是假新闻的,不要太快下定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也有证据证明,国大医院教授建议与其让内子接受治疗,应该要陪着她去走走看看。对此,当我申请提取我的普通户头存款时,也有反映给公积金局。”

他说,只有伊丽莎白医院给予莎若吉妮一线生机,而他不算富有,也没有要求群众捐款,而他最后的希望只能祈求公积金局让他把钱提出来。但结果一些网民们都在对他冷言冷语。

“如果同样情况发生在您挚爱的人身上,当医生劝放弃治疗,你还有让他/她在政府医院求医吗?”

他也解释,并不是所有私立医院的医生都是金钱至上的,至少目前他妻子的医生已经替他们豁免掉许多费用,甚至有时还自掏腰包帮他们补上。

私立医院豁免部分费用

“我只是恳求公积金局,在我55岁之前就让我用我自己的积蓄,但他们宁可调转来说,让其他人以为我们是不真诚的。我的妻子已经病入膏肓,真心祈求大家发慈悲心,不要再恶言伤害她。”

苏利亚也指出,公积金局并没有回答,为何他无法提取自己的普通户头积蓄,反之还转移话题,包括指国大医院也有献议让他的爱妻接受津贴治疗。

“这不是平日里的辩论,而是关乎我要用我自己的积蓄来拯救一个生命,为何我不能用之?我的理由已非常清楚,我的妻子的病况急需继续疗程,我无法等到55岁才拿出积蓄。”

律师拉维:涉及《公积金法》第18(D)条

47岁的印裔妇女莎若吉妮在2016年底被诊断患有卵巢癌,自此他们一家也饱受煎熬,财务状况也陷入困顿。如今莎若吉妮的癌症病况已进入第四期。

对于苏利亚夫妇面对的困境,人权律师拉维此前也表示,他们的个案涉及到《公积金法》第18(D)条,也就是让公积金会员可以把普通和特别户头的存款,转移到至亲的户头,但是只能限定在55岁后才能这么做。

“或许当局也同情莎若吉妮罹癌的情况,但照条例,就只能等到丈夫苏利亚年满55岁,在公积金局同意下才可把存款转移到其妻子医疗储蓄户头。”

对此拉维感到难以置信,他更引述新加坡宪法第九条文:“除非依照法律,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或人身自由。”,指这种情况形同在剥夺莎若吉妮的生存权益。

不过,从公积金局的回应声明,除了尝试立场莎若吉妮治疗的细节外,并未正面回应在《公积金法》第18(D)条下,55岁才能转移户头的限制,以及是否会允诺批准苏利亚的诉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