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民为“连侬墙”闹冲突 青年吃中年汉13拳

香港“连侬墙”似乎成了“反送中”抗争的延续,反送中支持者透过张贴MEMO在一些地铁、行人隧道走廊或公共地区的墙上,留言为支持者加油打气。

“连侬墙”原指在1980年,披头四约翰连侬被枪杀后,有人在杰克首都布拉格一幅墙画上约翰连侬肖像和创作歌词。之后就有人开始效法,在墙上留下约翰连侬词作。

2014年雨伞革命期间,在香港政府总部出现的壁报墙,示威者用MEMO留言普选诉求。

而在近期反逃犯条例运动期间,香港各处也出现类似“连侬墙”,让民众表达诉求和声援。这也是另一种街头抗争的形式。

不过并不是所有港民都支持“连侬墙”,也有出现建制派支持者批评墙壁贴MEMO“破坏市容”,也藉此把示威扰民、对于示威诉求的不满,透过撕毁连侬墙发泄。期间也出现民众互骂、对峙,甚至引起警员介入干涉的情况发生。

而在昨晚于九龙湾,也出现一名中年男子企图破坏“连侬墙”,其中一名青年欲阻止他,遭中年汉打多达13拳,另有一名65虽老翁也被他袭击。

中年男被逮捕

根据网民分享视频,该中年男欲撕下墙上MEMO,一些青年就尝试与之理论。但此后中年男忽然挥拳打一名蓝衣青年,更有数拳直击青年头部,青年更一度倒地。

期间,中年男还责骂“搞什么革命?”“后生仔(青年人)不是这样做事情的”,并扯下墙上张贴的MEMO。间中也与其他青年推撞,中年男指责是青年们围堵阻拦他在先。尽管有民众喝止,中年男仍数度攻击青年。

至于蓝衣青年全程未还手,嘴部和手部受伤。最后警方来到了解情况,中年男因涉及身体伤害罪逮捕。

“连侬墙”成诉求管道

目前“连侬墙”也成了港亲建制派和泛民派的拉锯战,不时会有居民试图撕毁“连侬墙”、在街上和泛民支持者理论。但“连侬墙”乃是一些港民自发的行动,先是有人在墙上张贴彩色MEMO,之后就有其他人追随。事实上,不论何种立场,都可在“连侬墙”留言发泄。

不过据《立场新闻》报导,有警方进入大埔火车外的“连侬隧道”,摘走载有警员资料的纸条,因张贴这些资料可能触犯《个人资料(私隐)条例》,或在《刑事罪行条例》第24条禁止某些恐吓作为。

在新加坡,贴纸条可触法

在新加坡,即便在公共场所张贴纸条,也可能触犯《破坏公物法令》(Vandalism Act),可面对高达2000元罚款或服刑长达三年,甚至是鞭刑。

例如我国社运分子范国瀚,在2017年被指涉非法集会、破坏公物。

他在2017年6月,在新加坡地铁进行“静默抗议”,纪念“光谱行动”30周年。他在地铁车厢内张贴了两张纸,上面写着“马克思主义阴谋?”、“无审判不监禁”以及“为光谱行动幸存者寻求正义”,就被指是破坏公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