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部《防假消息法》指南范例:历史学者“J”推论冷藏行动未涉国安问题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防止网络操纵法案》在今年5月正式在国会通过,并已在六月25日发布于宪报,正式生效。该法自提呈国会以来即备受争议,不仅在国会引起激辩,包括国内外学术界、媒体、公民组织等都已对该法提出质疑。

其中,本地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发现,律政部也有发布一份指南,以不同范例解释哪些情况下可援引《防假消息法》,例如哪些陈述属于意见,哪些是造假事实。

这份指南指出,可援引该法的条件包括出现虚假事实,以及涉及公众利益。其中一个栏目特别提出学术界研究例子,阐述什么情况下可能出现学者发表虚假陈述。

覃炳鑫博士曾受邀出席去年的国会特选委员会听证会,为如何应对网络假消息提供意见。期间,他因为提及1963年冷藏行动和1987年光谱逮捕行动,目的在于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批评人民行动党和前总理李光耀,才是假新闻的散播者,引起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围剿

覃炳鑫发现,上述指南陈列的其中一个学术界例子,是这样的:

J,一名历史研究者,依据各种历史文件推论,指冷藏行动未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而后指南继续阐释:

针对(ix)的个案,假设J诠释历史文件,尔后又承认他的诠释是不准确的,然后又重复之前的误导性诠释,那么J就是做出了虚假事实陈述。

难道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虽然上述案例没有指名道姓,但似乎在影射覃炳鑫博士的经历。对此覃博士只得在脸书自嘲:“如果你的政府拿专制立法特别针对你,那也算一种荣幸。”

不过,他也补充,事实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在冷藏行动下的拘留者涉及参与颠覆国家的共产党阴谋。

针对上世纪50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散布?左翼份子是否受马共唆使企图进行不利新加坡的政治活动,才有必要进行逮捕行动,覃炳鑫在去年的听证会,和尚穆根等人展开六小时的审问拉锯战。

在过程中,尚穆根以“是或不是”、“同不同意”、“你有读过这些资料吗?”“对与否”等威权式的提问,无意与覃炳鑫对话,过度简化复杂的历史争议,其背后意图却是要质疑覃炳鑫历史研究的正当性和理据。

而在去年九月,国会研究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发表报告,特别批评历史学者覃炳鑫“撒谎、自抬身份“、罔顾那些否定他虚假指控的资料。

当时,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