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入禀高庭申请 强制公积金局准丈夫储蓄救患癌妻

人权律师拉维于今日(7月10日)在脸书更新近况,表示他的律师团队已经入禀高庭,以申请强制令要求公积金局,准许印裔丈夫苏利亚把自己的公积金储蓄,转移给妻子作抗癌医疗费用。

此前本社报导,苏利亚希望能治好妻子的病,向中央公积金局申请,将自己的普通和特别户头存款,转移到妻子的保健储蓄(medisave)户头,好让妻子能继续抗癌。但是,公积金局拒绝了苏利亚的要求。

47岁的印裔妇女莎若吉妮在2016年底被诊断患有卵巢癌,自此他们一家也饱受煎熬,财务状况也陷入困顿。如今莎若吉妮的癌症病况已进入第四期。

莎若吉妮的丈夫苏利亚,也将寻求法庭诠释,《公积金法》第18(D)条,阻止他使用普通和特别户头储蓄转移到妻子的保健储蓄,作治疗用途,是否涉及违宪。

拉维也呼吁各界善心人士慷慨解囊,捐款助莎若吉妮抗癌,助他们一家度过难关。相关的捐款链接:https://simplygiving.com/…/help-me-to-save-my-wife-life-who…

罹癌后莎若吉妮日益消瘦,从原本体重76公斤降至36公斤,而每次的化疗疗程就要1万6000新元。他们的保险可支付70巴仙费用,但仍需负担余下30巴仙的4800元。再者,常年来也累积拖欠约6万200元的医疗费。

此外,苏利亚还有19岁儿子的升学费用要负担,但目前他们仍未接受任何政府公共援助。

为了治病和住院,莎若吉妮公积金积蓄所剩无几,而且如今已动用丈夫的保健储蓄,没有多余的钱来应付医疗开销。

莎若吉妮是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此前曾前往国立大学医院征询第二意见,但是后者只是建议:尽量带你妻子到能让她感到开心的地方,也意即他们没有把握医好我。”

她说别无选择下,她只能回到伊丽莎白私人医院就诊,她强调她不是为了奢侈享受,而是该医院至少尽力确保她能活下去。

丈夫苏利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积金局不赞同让他提取普通和特别户头的存款,作为治疗妻子的医疗费用。

“即便我告诉他们,我的保健储蓄已经用光了,但他们有条例需遵守,仍不同意我使用上述户头存款。”

当我的妻子在受苦,那我留着存款又有何用?我的妻子就是我的一切。”

苏利亚每月薪资大约为三千新元。除了医药费,还要应付家里开销,他说有好几次他逾期缴电费,家里点供被中断。最终只能和亲友借钱支付一笔预付额。

为了筹措医药费,苏利亚已经用了一切方法:向贷款公司、亲友、雇主乃至上网众筹。

“我不介意辛苦,我希望妻子能活到79、85岁,看到自己子孙,即便折我寿命给她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