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者坐轮椅够不着水槽取水不便 社工轰死板条规剥夺年长者生活自主

住在乐龄公寓的一名年长者,因必须坐轮椅,要使用普通高度的水槽,开水龙头取水就十分不便。

然而, 根据建屋局规定,如果要装修降低水槽高度,在屋契到期(或住户逝世),还要回归原样,大约就要花费八千元。社工叶静慧对于这种死板不懂变通的建屋局条规就感到非常不合理,质问为何无法弹性变通,方便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也有能力独立生活。

叶静慧在脸书分享,一名住在乐龄公寓,坐轮椅的年长者够不到厨房水槽,因此平日要盛水煮水,都很不方便。要喝水的话,只能拿社工或看护者在逢周二和周四装的水。

“如果周末时想拿些热水的话,这名老人家还要特地到楼下的咖啡店买。”

她说,老人家不可能负担得起八千元,来重新装修降低厨房水槽,而且在归还公寓时还要回归原样。“拜托,这是乐龄公寓!”叶静慧对于死板的建屋局规则感到愤怒,认为这形同剥夺了老人家生活自主的能力。

五天需喝社工储备的水

叶静慧认为,乐龄公寓却无法应对轮椅使用者的需求,这是很荒谬的。“你可想象有五天你必须喝同样的水,而且不能随意泡茶泡咖啡吗?正因为那些条规,老人家的家园才为她带来困难!”

她续而质问,有多少体弱老人独自受苦?何以我们要继续忽视他们?而正是我们的冷漠忽略,让这些老人家被贴上导致看护成本高涨的因素。

“难道是因为他们穷吗?乐龄保健是很复杂的,需要全方位的探讨。我们以智慧国为荣,且炫耀可以推出建国一代配套,但是贫困体弱的人,却没有发言权,继续承受着不必要的痛苦。”

为此,她呼吁制定政策这和国会,应该正视这些问题,必须进行政策和结构的改革,把尊严和生活自主还给这些老人家。“如果这些原因还不足,那么再想想我们必须减轻长期看护的成本。”

叶静慧在贴文中也感谢热心人士提供各种建设性意见,“我知道还有很多在基层付出的社工也在积极争取,希望政策制定者能听见社工们的心声,作出改变。感谢大家。”

“我希望大家能理解到,死板条规和不够弹性的态度,只会导致人民经受不必要的不变和痛苦。我们的国家理应能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