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中港台 / “反送中”未消停 港示威者:上街成了对抗顽固政府唯一办法

“反送中”未消停 港示威者:上街成了对抗顽固政府唯一办法

香港抗议《逃犯条例》示威行动,自6月9日以来仍未消停,香港政府虽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但仍未平息众怒,示威香港公民坚持要求撤回条例,及特首林郑月娥下台。

7月1日是香港回归22周年纪念日,一群示威者围堵立法会、损毁香港标志、破坏政治领导肖像。不过其他示威者仍主张维持和平集会。

自6月9日以来,号称数百万名示威者上街抗议香港政府试图推动《逃犯条例》已接近1个月,民众直指修订的条例,等于是允许中国直接引渡香港人民到中国内地进行审讯。

《逃犯条例》引起香港民众的恐慌,莫过于香港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的权力逐渐被中共政府接管,一国两制的权力也逐渐被侵蚀。

然而,引起香港民众反弹的是,政府在众多反对声浪下,强行推行《逃犯条例》的行为。对于香港政府而言,目前的引渡条例如同漏洞,若不即可解决,香港或将成为犯罪天堂。

但对于香港政府的说辞,香港人民却不买账。当有人向示威者询问示威原因时,他们既说,“只是因为港府提出的理由并不成立也不合逻辑。台湾政府明明就已说明即使通过《逃犯条例》,也不会承认条例的存在。”

示威者会引述台湾的说辞,是因为《逃犯条例》的触发点在于2018年2月17日台湾曾发生香港籍女子潘晓颖命案。其香港籍男友陈同佳,在台湾将女友杀害后装入行李袋弃尸,再独自回港。

虽然当时已被香港警方抓获,但因与台湾无司法互助或安排逃犯移交协议,故无法将嫌犯移交到台湾进行审讯。

另一方面,台湾也公开说明即使《逃犯条例》通过了他们也不会向香港引渡香港人民。

政治风险分析师:政府对港民心声视而不见

一名政治风险分析师表示,“包括专业律师等多方人士,对该条例所引发的后续风险表示关切,可能会出现将香港人民引渡到中国进行审讯。政府对港民的声音视而不见。”

除了以上的法律漏洞,香港政府亦一再保证只会针对涉嫌在移交地干犯指定37项,而最高刑期是7年或以上的刑事罪行,并确保个案会由法院判断是否有足够的表面证据,方能成立移交。

他们表示在37项罪行中,并未有任何一条与自由集会、自由言论、学术自由和出版有关。政府也向民众保证不会移交政治犯到其他地方。

对此,香港律师却表示反对,强调该条例并未有足够的保障确保该条例不会被滥用。他举例,若涉嫌政治移交,嫌犯必须自己提出移交过程含政治目的的证据,而不是以其他方式进行。

虽然政府一再保证,但最终移交疑犯的决定权却全落在特首一个人身上,经法院判定表面证据后,特首需考虑移交的权力,最后由他发出移交令即可。这也是为什么香港人民认为《逃犯条例》会被中国政府滥用,用于打压身处香港的异己者。

纵使香港民众大声抗议,但始终都未入政府耳中。

港民:政府漠视,示威成唯一发声管道

另一名年仅20岁的香港青年表示,会持续举办示威活动,说真的是因为政府选择漠视他们。

“林郑月娥一直要我们合理讨论,但是她从来不公开出现与民众讨论。香港政府并不是由人民所选,我们无法透过选举将他们一举推倒,所以上街示威是我们唯一想得到的合理方法与顽固的政府对抗”,该名青年表示。

示威行动持续数周,却也不减政府强硬的立场,反而逐渐发展成对立的趋势。警方向示威者投掷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在外界看来更像是过度镇压。香港记者协会也向警方提告,对现场的媒体记者使用暴力行为。

有些人则指控示威者的行动已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表示生意大受影响。然而,我们也发现虽然示威行动持续进行,但港股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出现反弹。这也得感谢香港政府在众多示威者的坚决抗议下,及时暂缓修订《逃犯条例》,才不会造成太多损失。

一名初级战略分析员表示,其实示威者想要捍卫的是香港数十年来经济成就。香港数十年来获得重大的经济成就,其主因在于香港司法制度的独立性,与中国司法制度切割,成为中国与香港之间的一面防火墙。许多外国政党或企业对于《逃犯条例》的修订感到担忧,一旦通过,涉事者或许会被以各种理由引渡到中国,而香港最终会沦为中国另一个省市之一”。

故,示威者其实要守护的就是这一面防火墙。

最后被问及是否对香港未来仍保有希望,一名30岁的香港青年表示,“会,如果我们都团结一致,一起对抗恶势力,我们会更有希望。我们比起雨伞行动时已经进步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