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面临亏损新加坡自由港找买家 创办人拒回应

有“亚洲的诺克斯堡(Fort Knox)”之称的自由港(Le Freeport)据传即将出售。

据《彭博社》 报导,新加坡自由港,用来存放珍稀物品、黄金、古董和艺术品等,且保安措施严密,据称美国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也有储藏黄金在此。

但自2017年,自由港业者(Yves Bouvier)伊夫博维耶,卷入与俄罗斯富豪的纠纷,便开始出售名下资产。

自由港于2010年以1亿新元(740万美元)创设,就坐落在樟宜机场旁,甚至有通道可直通机场跑道。高度的保安措施,使之有“新加坡的诺克斯堡(Fort Knox)”美誉, 为收藏家、企业、个人和博物馆提供租用仓储空间服务。

“自由港与俄罗斯富豪纠纷确实引起不必要的关注,但它仍然是新加坡黄金产业的中心点”,香港著名贵重物品相关服务玛卡亚米执行董事罗特巴尔(Joshua Rotbart)表示。

该公司自2010 年亦有在自由港内储存客户贵重物品。

由于近年来中国政府强烈打击奢侈消费,加上经济下调也遏制了对高价物品的需求,许多银行也脱手实体商品业务,致使对黄金储存的需求也相对减少。

自由港创办人拒回应

过去十年间,自由港亦损失了不少。 据会计与企业管理局收到的资料,截至去年,自由港估计损失了1840万元。据消息指出,自由港总经理Lincoln Ng近日向至少一名租客提及自由港仍出售中,但仍未找到买家。

根据自由港发言人的回应,针对自由港是否出售,博维耶拒绝回应,他表示,目前遭俄罗斯富豪雷波诺列夫攻击,已对自身的生意运作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新加坡自由港也无例外。 尽管如此,自由港在过去十年间仍然经营地非常成功。

至于自由港是否在找买家,Lincoln Ng也拒绝回应。

然而,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自由港已经降低租金,吸引新的租客,而其重要租客如佳士得拍卖行已在去年退租。

买家可能承担约2000万美元债务

根据《彭博社》报道,若买家购买自由港的同时,亦需承担巨大债务,约2000万美元左右。

任何一项买卖均可能将阻止博维耶建构自由港的国际网络。 他曾表示由于纠纷所带来的负面效益,已放弃于上海建立自由港。 2017年他出售其仓储公司Natural Le Coultre给法国船运大亨André Chenue,包括日内瓦自由港,但他仍保留卢森堡自由港的拥有权。

新加坡政府如国家文物局与国家艺术委员会曾注资自由港,但两家单位表示于2011年撤资。 企业发展局于2014年表示自由港为亚洲创造属于“亚洲的诺克斯堡”。

而自由港就如同诺克斯堡,可储存大量黄金,故吸引世界各地银行或金融服务机构,例如摩根大通(JPMorgan)、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澳盛银行(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等,均存入黄金在自由港内。 不过,德意志与澳盛银行日前宣布已将停止与自由港的合作。

具成避税洗黑钱漏洞隐忧

自由港集结了瑞士建筑师、工程师和安保专家的专业意见而设计,仅大门就重达7吨。 整个建筑全部采用世界最先进科技和最新的设计,采用太阳能发电,高效隔热材料,绿化环境,温度与湿度控制。 此外,保险库、陈列室、图片工作室、工场和行政办公室等,也一律高度保密、保安。

自由港在建立之初亦吸引了一批享有声誉的合作伙伴入驻,包括:全球知名的佳士得拍卖公司,租用了其中40%的面积,成立了佳士得艺术品仓储服务公司(Christie’s Fine Art Storage Services);全球最大的艺术品储藏和物流运输公司瑞士Natural Le Coultre公司;专为珠宝行和银行提供运输服务的Malca-Amit公司,以及专做葡萄酒储存的Stamford Cellars公司。 通过这些合作伙伴所提供的综合服务,来处理艺术品及贵重物品的海运、仓储、展示和贸易,艺术品收藏家、拍卖公司、银行、博物馆和高级艺术品物流公司都可以在新加坡自由港内找到最好的合作伙伴。

租客透过直接递送物品,无需缴付任何关税。 另外,自由港也专门为黄金运送打造特别重型电梯,可直接将黄金运送至底层。 然而,自由港的保安措施却引起争议,认为可能出现藏匿违法物品的隐忧。

2015年,新加坡对免税仓库,包括自由港,规定新义务以打击洗黑钱活动与资助恐怖分子的活动。 但一年后,巴黎组织《防止洗钱金融行动工作组织》抨击新加坡政府,并没有将犯罪活动定义清楚,造成无法有效执行打击行动。

博维耶辩护,自由港所使用的系统是具安全性与透明性的系统,为客户与政府部门提供全世界最快速有效的奢侈品储服务。

新加坡海关则表示,自由港在储存高价物品上实施严格规定,亦会定期检查公司仓库,确保他们严格遵守规定。

尽管如此,自由港仍然引起非常多争议。

俄富豪控博维耶抬高价格转卖画作

博维耶也负责为富豪和名人买办名画、艺术品。 不过在2015年卷入与俄罗斯肥料大亨雷波诺列夫(50岁,Dmitry Rybolovlev)的诉讼,后者指他在艺术品交易中抬高价格,从价差中先后抽了10亿美元的油水。 随后在摩纳哥被捕。 同年3月13日,新加坡最高法院下令冻结博维耶在全球范围的资产,但随后又解除禁令,理由是原告雷波诺列夫也涉及滥用法律程序的行为。

两人透过朋友牵线而认识,最后达成口头协议,由博维耶替雷波诺列夫收购珍贵画作。 期间,雷波诺列夫购入数十幅名画,但二人关系在2014年急转直下雷波诺列夫指责博维耶将画作转卖给他时,私下抬高价格。

在新加坡的诉讼,雷波诺列夫和博维耶都聘请了本地司法界大状,前者聘请文达星律师,而博维耶则请了唐振辉(没错,就是现任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助他针对法庭把案件转交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的决定,作出上诉 。

最终在2017年4月,上诉庭判决上述诉讼理应在瑞士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