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今日报)

长期待业青年易成“茧居族” 私召车成热门工作

近日《海峡时报》一篇报导,探讨我国不工作、不就业、不培训的“尼特族”现象,以及长期失业问题。

其中提及一名20几岁的青年,在失去工程师工作后,迟迟未能找到工作,最终他把自己幽闭在家中,终日以电脑游戏为伍,成为茧居族(hikikomori)。

隐蔽人士,俗称茧居族(hikikomori),由日本心理学家齐藤环在1990年代提出,指人处于狭小空间、不出社会、不上学、不上班,自我封闭地生活6个月以上。他们通常带有低自我价值和社会排斥,本国研究院刘光明(译名)表示。

据悉,该名男子三年未曾出门,对社会产生排斥。他甚至还为自己理发来逃避出门剪头发。一开始,他的妻子还支持他,但最终妻子忍受不了选择离婚。

另一方面,其他失业青年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最终选择成为私召车司机。

上月,交通部长许文远在国会被要求公布,目前现有各个年龄层的德士司机和私召车登记人数细项。

逾四万人持私召车司机执照

许文远回应,截至今年2月,有4万1000人持有私召车司机职业执照(Private Hire Car Driver Vocational Licence,简称PDVL),另外9万9000人则是德士司机职业执照(Taxi Driver Vocational Licence,简称TDVL)持有者。

44巴仙私召车司机来自青年阶层

换句话说,有高达44巴仙的私召车司机职业执照,是来自20-39岁的年龄层。

例如39岁的Shaun Ow,在私人企业工作了11年之久,但在四五年前被公司解雇。

他随后也尝试寻找其他工作,但却屡屡失败。经过一年的寻找,他最终选择当私召车司机。

他向媒体透露,在过去的三年半,他一直在开私召车,目前在扣去租金、车邮费与其他杂费,一个月能净赚5000新元。但他也表示这必须要积极努力工作,每日不间断开车12-14小时,才有办法赚到。他平均一天载客20-25趟。

“顾客以为我们的工作非常简单,坐车里吹冷气工作,但我经常告诉他们,你可以尝试在空闲的周休时,试着坐在舒服的沙发上观看电视剧长达12小时;但开车一整天背部、肩颈、全身都会酸痛。”司机表示。

“我们需要随时保持警惕,我們也需要非常小心,可是道路上还有其他摩托驾驶者、行人,现在还有个人移动设备(PMD)。”

文凭就业者,薪资反而比零工自由业低

特斯拉博士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提及比起其他刚踏足职场的受教育年轻就业者,私召车司机的收入更有吸引力。

虽然如此,他却提醒,因为加入该行业的人数逐渐扩大,或许会引发一些效应。

“这类工作无法为就业者提供职业生涯及重要技能,这意味着比起其他留在专业领域工作的同侪,他们更容易被淘汰。“他说。

自由业缺成长和提升技能机会

特斯拉博士说,“如果被私召车司机或其他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工作吸引,而过早全身心投入到其中,他们的薪资和职业选择可能会受影响。”

他也指出,“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为什么许多工作,以相对或低于零工经济工作的薪资,聘雇那些工艺教育学院和相关学科文凭持有者?

这并不符合经济常理,因为工艺教育学院和相关学科的认可文凭,是透过专业训练,才能胜任特定专职岗位。”

“这些人都是受过两到三年的专业训练,但为什么劳动市场却愿意支付比零工经济平台更低的薪资,来聘请这些专业人士?”

答案或许可从人力部的数据获得。在三月份,人力部公布了外籍劳动力人数。从数据显示,持有就业准证(EP)的外籍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及技师(PMET),虽然人数过去两年从19万2300下跌至18万5800人。不过,总体持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外籍PMET人数,过去六年来实则呈增长之势。

在去年底,持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外籍PMET人数,就达到了38万1300人。(如以上图表)

因为“外国人才”(foreign talents)薪酬相对便宜,我们的工艺教育学院和相关学科的认可文凭,虽然是经过两到三年的专业训练,却还是相对较贵。而身为经济学家的特斯拉博士,相信应该非常理解供需的基本经济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