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义林以香港公民社会为鉴 吁新加坡人莫忘为自己权益抗争

香港抗议游行造成了全球的连锁效应,甚至在我国也引发了热烈的讨论。

2019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交香港立法会审议的一法律草案,以向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此提案源于潘晓颖命案,现时香港法律无法向台湾移交疑犯,同时特区政府宣称原有逃犯移交条例不包括中国大陆及澳门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草案甫经提出,便招致社会各方质疑和关切香港作为独立司法管辖区的独立性或遭削弱,甚至批评草案是对“一国两制”致命的冲击。

而目前旅居台湾的维权人士鄞义林,周一(17日)在脸书上,表达对香港抗议活动的看法,以及它对于新加坡的启示。

文中指出,香港反送中集会,反而促使港人同仇敌忾。远在香港发生的大事,也引起了新加坡人对示威的关注与非议,大致分为两派:忧虑新加坡是否会在未来发生动荡,又或者希望本土人民也能团结站出来抗争。

他写道,“ 一派的看法,非常忧虑示威行动所带来的骨牌效应,担心新加坡也会发生同样的示威行动。而这一派的留言者,通常都是新加坡政治制度下的受惠者,你会从他们的留言中听到”新加坡是非常好的地方、新加坡非常长稳定,我们不应该在如此美好的国家发生这样的暴动。“

另一方面,他指出,“ 另一派的看法,则来自于被新加坡政治制度遗忘的人,这些人他们觉得被抛弃,或曾经被新加坡所伤害过。他续指,“这些人从香港示威行动中再次燃起希望,为自己的权益和自主抗争到底。”

鄞义林阐述,此次示威行动成功,不仅仅是对香港人民非常重要,更是给与那些对专制制度感到无力的人新希望,认为我们也有可能走向这一步。

他解释,那些所谓要保住“新加坡良好制度”的人,无疑都是受惠的一方,他们想要守住在这个制度下所获得的威望与利益。他们也知道,如果新加坡变成更平等的国家,他们的利益和威望也相对不保。

他也在文中说道,他仅仅是简单撰述示威行动的现况,但他表示香港的示威行动也引起了两端的争议,“受惠者的恐惧,以及边缘化者的希望“,并认为这是去向更平等的世界有必要经历的过程。

然而,他感慨认为,人民无法从香港示威行动中得到学习,也没有意愿将新加坡变成更接近平等的地方。鄞义林说,“ 你在讨论的是一群在几十年来都接受着制度带给他们的利益的受惠方,然而你想要他们现在突然转向,放弃手中的利益来为我们争取平等吗,这会有可能吗?

鄞义林直言,“人民行动党已经掌握太多权力,你要他们现在放弃对他们而言是非常痛苦的,所以也不可能会产生改变。”

港民群起抗争,也是新加坡政府警钟

不过,他也引述了香港示威行动,认为这对于新加坡政府,是一记警钟,告诉他们“的权力并非是无极限的”,终有一天他们会尝败绩。有许多新加坡人民在香港示威的鼓舞下,开始觉醒。

回顾自己以往的行为,鄞义林表示他还在为争取更平等的社会而抗议着,直至不再有贫穷、老人能享有尊严地退休生活、人民不再为昂贵的医疗费而挣扎生活。

“我相信民主。我相信当人们有发言的权力和自由地思考时,他们可以一同聚集讨论课题以及解决方案,而相互脑力激荡下,我们所提出的方案会发展地更健全,也会让新加坡更好。”他说

“新加坡不会变成如此分裂,如果存在真正的民主与自由,我也相信大家都会更自由。”他续指。

鄞义林也抨击那些认为香港示威是不对的行为的人,认为港人应顺从中国接管。他质问,“当你们在追求自己的民主、为自己发声,却不想看到别人争取民主?这公平吗?当你们生活在专制制度下,自己的权益被剥夺的同时,却允许其他专制国家夺取别人的权益,这是公平的吗?

他辩道,“如果我们知道生活在一个社会中,人民的民主与自由是社会最基础的条件,我们就不应仅仅希望香港能达成,更应该包括享受较少自由条件的中国。

鄞义林促请新加坡人民应对自己的权益有所觉醒,“你必须要为自己的家抗争,为你自己的权益抗争,争取做一名自由、有独立思考、可以有梦想、可以为其他人争取公平,让你的家园变得更美好。”

鄞义林过去曾写过多篇批评公积金制度的文章。2014年,他在部落格发表一篇《你的公积金去了哪儿》的文章,被指控影射身兼政府投资公司主席的总理李显龙挪用公积金款项,最终被判必须赔偿总理15万新元,鄞义林同意分期支付,但需要17年才能还清。

(图源:鄞义林Facebook)

鄞义林文章原文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