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业者摄影师自揭影视圈内幕 被制作人拖欠薪酬长达四个月

一名初级摄影师Eskay Seah,在脸书上揭发他身为自由业者被欠款的可怕经历。日前他曾与名为Ignasia Incorporated Pte Ltd的制作人阿里(译名)合作,但他却未支付薪酬,结果当事人要追讨长达四个月。

事情由今年2月开始,当事人谢小姐(译名)获一名制片经理Noel(非真名)邀请,担任两周的电视剧制片助理。尽管她的职务是身为制片助理,领着较低的薪水(一天120新元而非150新元一天),但他必须身兼多职,无奈生活所迫使她接受薪水较低的工作。

文中她也表示一直都保持良好的心态,认为制片经理“为了制作更好的电视剧,或许会将钱投资在其他地方让本地广播节目得以扩展。“

在拍摄期间,谢小姐被要求协助艺术部门和担任临时演员。此外,他也被要求拍摄幕后花絮,并在部分临时演员来到的半小时,以不支付任何赔偿下取消他们的演出(不支付任何赔偿),同时还要确保节目持续进行。据她的观察,这两项额外的工作要求都是因为人手不足造成。

她也表示,必须一个人管理逾16人的临时演员,面临巨大压力,阿里甚至开玩笑地威胁她,如果未能随传随到,及时集合这些临时演员,他不会支付谢小姐任何费用。

但是,当阿里再次表明仅支付谢小姐担任的女配角(先前为临时演员)3小时30新元的低薪酬,种种行为加上先前所受的委屈,让谢小姐极为愤怒。

她写道,阿里曾告诉他人,隔日只需要拍摄3小时,支付30新元即可,而再隔天则支付完整数额给谢小姐,确保她不会临阵逃脱,谢小姐知道后顿时火冒三丈。”

“随后,我也向Noel要求,将我的薪资调整为一小时150新元,他也向我确保会考虑。随着他的要求,我将我的账单都转寄给他,以为这些荒唐事会在我的工作日最后一天,2019年2月15日结束。”她说。

事与愿违,谢小姐的荒唐事并没有结束,他也在脸书上时常更新事件有关于她向阿里追讨工资的情况。

要揭发影视圈恶习

他也在文中指出,这是本地影视圈存在的恶习,他想要借机站出来为可能遭受此事的人发发声。

“你本就应该支付你的剧组他们应获得薪资,而不是给予比学生时兼职还低的薪酬。你以“不是每个人都会获得平等的支付”为借口。可是这么说对吗?贫穷,饥饿、暴力和政治腐败是平常事,可是我们就应该让他们发生吗?没有!所以如果我为此发声,我一定会这么做。”她写。

虽然新进人员通常都会碍于人情压力或个人名声,而接受不属于他们的工作职责的任务,可是谢小姐认为,他花了两年的时间及经历不同的制作,只是得到了不要再愚蠢盲目地工作的教训。

同样的,他也警惕其他人,在接下任何案子和合作前,先协商工资和确保和对方签约。再者,除非会获得酬劳,否则应勇于拒绝不在工作范围内的任务。

他也强调,虽然经历糟糕的工作经验,但她仍热爱制作电影,只是对制作公司的恶性竞争与工作方式。

好消息是,在谢小姐把事件曝光三天后,她也向网友更新,已获得制作人支付剩余的款项。

“谢谢你阿里最后还是完成你的承诺,而不是突然消失,我们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