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募备战选举运营资金 网络公民7月6日办募款晚宴

有鉴于新加坡选举可能在未来数月举行,为了备战选举,筹募选举期间所需的运营开销,网络公民将在7月6日(星期六),傍晚6时30分至9时,在新置地大厦(Singapore Land Tower)第45层顶层阁楼,举办募款晚宴。

“网络公民”是新加坡运作最久的独立网络媒体平台。2006年五月份全国大选,半年后“网络公民”成立。那个时候,读者可阅览的独立政经时事媒体平台,选择并不多。“网络公民”的出现为读者开启一道非主流论述的时事窗口,也涵盖被主流媒体忽略掉的社会课题。

但有别于其他资源富足的媒体机构,如今本社运营全凭总编辑许渊臣一力支撑,所幸还有一众志工或撰稿人供稿,以及社会热心民众提供资讯、给予各方面的协助,网络公民才得以陪伴各位读者到今天。

坦率地说,本地非官方、非主流网络媒体的维持,可说是举步维艰。早期本地网媒的创立,多出于本地公民社会的自发力量,期许能开创主流媒体以外的另一发声管道,突破一言堂的封锁。因此并不如主流媒体,有大集团或背后有实力雄厚的财力撑腰。(例如新传媒唯一股东是新加坡政府操控的淡马锡控股)

再者,还要面对相关机构诸多条例掣肘,又或者卷入与官方机构的诉讼,(例如2015年2月,国防部基于本社文章对该部构成骚扰,要求本社撤文去年11月,本社被指刊载涉诽谤我国内阁成员内容的信函。许渊臣在刑事法典第500条文(刑事诽谤)下被提控。)

所以说,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我国排名第151名,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不仅仅是体现在有没有记者被迫害,而是在我国有不少的法律都在钳制者媒体自由,更何况政府强行通过新法《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赋予部长相当大的权力来裁定何谓假消息,同时限制一些独立新闻媒体如本社的资金来源。

结果,在寒蝉效应之下,只有极少数的媒体或记者能“谨慎发言”,更多人只能“自我审查”,深怕一时失言说了不中听的话,惹怒了小气方丈,惹来官司缠身。

然而,即便面对种种不利情境,何以网络公民得以支撑至今日?这不仅仅是一己之力可以力挽狂澜,更重要的是:公民力量。正是每个关心新加坡前途的网络公民们,多年来默默地守候和支持,仰仗读者、社会热心人士的情义相挺,网络公民才能走得更远,紧随新加坡的社会和公民力量发展,生生不息。

在下月6日举行的募款晚宴,预计宴请200人,门票为每人100新元,欲知更多购票详情,可透过简讯或Whatsapp联系96155947。

此外,有意捐献者,也可捐献至本社Paynow账户: 201543138DTOC,或者银行转账至本社MAYBANK 户口:04011108619。

如蒙社会各界善长仁翁鼎力支持,本社感激不尽,也希望能做得更好,为关心新加坡时事的公民们反映多元社会和格局观点,推动培养知情和参与式的公民社会,为新加坡未来共同努力。

网络公民募款晚宴

时间:2019年7月6日傍晚6时30分至9时

地点:新置地大厦(Singapore Land Tower)Penthouse Level 45

门票:每人100新元(每张门票含晚餐和红酒/啤酒招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