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说要不是健全储备收入,消费税恐提高至15巴仙

日前(15日)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出席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参与由民情联系组(REACH)和亚洲新闻台携手举办的《群策群力·共创未来》对话会,在回答与会者提问时表示,如果我国没有这些年来累积的稳健储备,消费税调涨就不只增加两巴仙而已,可能还要调至至少15巴仙。

今年2月,财政部长王瑞杰公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时表示,将把消费税从7巴仙调至9巴仙,这是因为政府在医疗服务、基础建设以及国安的开销负担都已增加,且未来还可能进一步增长。

王瑞杰续指,消费税或将在2021之2025年间提高,即指下一届大选后。

在对话会问答环节中,有民众向王瑞杰咨询,政府是否回扩大改善税制的努力,使之更具备累进的倾向(注:累进税指的是收入越高,被课税的税率也越高)。

对此王瑞杰回应,目前我国最大的财源收入,来自净投资回报贡献(NRIC),远超过消费税、个人所得税或企业所得税。

他说,正是因为早期建国领袖在新加坡表现良好时,有妥善保管这些储备,使得如今它能够提供更多的收入。

“如果我们国家沒有这些(储备),消费税可能不只会從7巴仙调至9巴仙,甚至应该到15巴仙,而且还可能不够,所以我们必须谨慎处理。”他说。

对于王瑞杰的以上论述,许多网民表示不感到惊讶,在英媒《今日报》的脸书,许多网民留言消费税调涨九巴仙已经是噩耗,而且未来还会增长,他们只得为此挣扎求存。

也有网民挖苦,副总理是否还要人民感谢他,所幸消费税只调涨区区两巴仙?

网友Robert Ridzuandowski : 那怎么会让我们感觉更好,在没有调高前我们就已经困难生活着,不管是9巴仙还是15巴仙我们都无法接受;

网友William Sam :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咯,拜托,只知道拿更多的钱解决问题,还不如想想更经济实惠的办法;

网友Li Yin Hai : 很多年以前,我们没有消费税,但我们仍然有多余的钱放入“储备金”。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多的“储备金”,可是我们还是有消费税7巴仙,而且还不曾停止增长消费税,真是令人费解啊。

另一方面,还有网民促请政府不应盲目囤积储备,尤其在眼下人民的生活如此苦不堪言的时候,他们认为政府应减少消费税,利用现有的储备金帮助人民纾困。

网友 Lee Kee Seng : 是时候停止囤积储备金,我们必须要先想想我们需要储备的目的,确认是否用在对的位置上,检讨在教育、经济和生产基础和维护以及医疗领域,我们取舍多少。除非您认为新加坡人可以被取代、汰换掉。

网友Richard Tanbk: 难道只有提高消费税才能增加财库?请看看马国槟州前首长林冠英在就职期间,如何管理他们的财资。在他的管理下,人民并没有面临过多的经济负担,而且其财资仍有余额。我相信总会有其他方法增进我们的收入,而不是一味提高消费税。你的团队是拿着高薪工作的,请先想想在执行,而不是用提高消费税这么简单的方式来增加收入!

还有部分网民认为,政府官员不应增加消费税而从官员的薪资减薪,他们还质问为什么人民必须为政府的投资失误附上责任,以消费税的方式填补漏洞。

网民揶揄砍部长薪资储备金增

网友 Glenn See Toh : 如果不是部长们和总理的不合理薪资,我们或许不用消费税,而且或许真正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的薪资可能也会提高

网友Casey Wong : 我同意将所有的部长薪资调降50巴仙。我并不认为我们应该提高消费税来支持他们不合理的薪资,其他国家的部长并没有获得如我国部长这么高的薪水。

网友Bobby Wee : 如果把部长的薪水减少,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储备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