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取自网络)

涉泄艾滋病患个资费雷拉面审 母亲称曾被要求助下载资料

根据《海峡时报》报导,日前涉泄露艾滋带原者名单的美国籍嫌犯费雷拉( Mikhy Farrera-Brochez)母亲作供,嫌犯在2016年请求她用新加坡伺服器协助下载艾滋帶原者資料庫(HIV Registry)中的名单。

嫌犯如今在美国面临三项指控,被指从新加坡盗取病患个资。另外,他也被指于今年1月22日及2月18日,对新加坡政府发出恐吓信件及即知情下盗取个资,意图违背联邦法律,实施犯罪行为。

嫌犯母亲特蕾莎(Teresa King)于昨日(3日)在美国肯塔基(Kentucky)接受审讯,透露她并没有看到名单资料的内容,因为嫌犯不让他看。

“他说这攸关生死,他请求我务必下载资料,也对我非常生气。”嫌犯母亲表示。

特蕾莎复述嫌犯于2018年因涉嫌诈骗与毒品相关的罪行,被逐出新加坡。最后他与特蕾莎在菲律宾联系上。

而费雷拉对母亲大声呵斥,恶语相向,最终母亲同意将下载文件电邮给他。

审讯期间,特蕾莎与费雷拉零交流,并没有正眼看过对方。

费雷拉对母亲进行一些列的电话、邮件以及短信骚扰,要求母亲将已下载完毕的文件传给他,但她声称并没有找到文件,也没有传送成功。

卫生部:对个资被入侵感惊讶、担忧

嫌犯母亲的供词某程度上对艾滋个资名单外泄事件提供强力的证据,证明他如何将资料从新加坡转移到肯塔基。

周一的审讯进行了五个半小时之久,检方在庭上传召了多名证人,包括联邦调查局人员、我国卫生部官员和被告的母亲。

在资料外泄三年后,他威胁我国官方机构,如未能达成他的需求,他将把所有的病患个资名单公诸于世。

卫生部在今年2月的议会中提到,当费雷拉把75份个资资料交给卫生部时,卫生部已怀疑他在2016年时便已入侵艾滋帶原者資料庫。

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Vernon Lee 周一出席审讯时,认为他从2012年开始已入侵资料库,而卫生部并没有合理理由相信费雷拉将一部分的资料保留。。

Vernon Lee指出2019年被盗取的资料重现时,是第一次知道他已经入侵资料库的整体记录,对此感到非常惊讶。

他在作供时表示,当得知费雷拉掌握病患个资时,令病患感到非常惊讶、害怕与焦虑,担心个资将会被公诸于众。

“有些人因此患上忧郁症,甚至想要为此自杀。”他认为,个资外泄影响了病患对卫生部的信任。

“如果资料真的公诸于众,可能会因此被不法之徒盗用。”

联邦调查局:他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将个资交还

美国检方试图证明费雷拉是在知情的情况下,从美国递送恐吓信息到新加坡,威胁新加坡政府,要求他们完成他的需求。

检方向法庭显示一张有关资料外泄的截图,截图显示病患名单从特蕾莎的其中一个电邮账号,转寄至另一个电邮账号,而费雷拉则入侵母亲的两个账号。

法庭也公开费雷拉与联邦调查局特工Chelsea Holliday的录音,他愿意合作,交出个资,但条件是必须释放他的丈夫吕德祥医生。同时,他也要求必须回复吕德祥医生的医生执照。

2016年,吕德祥医生因涉嫌诈欺与毒品相关的犯罪被捕,被判监禁24个月。

联邦调查局特工Chelsea Holliday透露,自事件发生以来,他曾尝试数次会见费雷拉。

2月21日,Holliday以电联方式,要求费雷拉停止恐吓行动却无果,她说,她担心费雷拉会自伤,也同时寻求特蕾莎,请她定位费雷拉的所在地。

特蕾莎将费雷拉的可能所在地告诉Holliday,她与肯塔基州警官立马前往所在地,发现他在高速公路旁,把车子当成临时居所,立马将他逮捕。

根据特工的证词,34岁的费雷拉把我国爱之病病毒带源者的资料储存在手机、手提电脑、外置硬盘等器材,并上载到谷歌云端硬盘。

Holliday复述早前与费雷拉的对话,“他宁愿自杀也不愿意将个资交还,”

目前费雷拉面临3项提控,一旦罪成,费雷拉很可能会面临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及罚款75万美元。

预料,费雷拉将在当地时间今天(4日)供证,之后案件将交由陪审团裁决。

费雷拉在2007年和我国医生吕德祥(译音)相识,在2008年1月至2016年6月,持工作准证,到我国和吕德祥同居。

在今年1月28日,卫生部揭露2013年1月之前在本地确诊的1万4200名艾滋病病患,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和相关医疗资料等遭泄露。卫生部长颜金勇也为此郑重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