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自网络)

本地大学毕业生找工不易 寄50封求职信仍未有下文

因中美贸易战与经济放缓,企业谨慎请人,本地大学毕业生找工作也不易。

据《联合早报》报导,有毕业生已寄出50多封求职信却仍未有下文;也有人欲申请永久性职位,却被公司要求转成合约工。

例如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生李良城(25岁)修读化学工程,从3月份开始已寄出逾50封履历,但未得到公司的回复。期间虽获数间公司的邀请面试,但后续仍未有下文。

“就把这段时间当做是休息,好好思考方向。如果到了8月还是如此,会再放宽对工作的选择条件。”李良城灰心表示。

另一名有同样境遇的新加坡管理大学毕业生吴先生(25岁)则有意往金融业发展。尽管当初申请分析师工作时,选的是固定正职,但面试后却被问及是否能成为合约工。

“我有听说其他朋友也有类似情况,有些朋友急着找工作,半年合约也接下了。”吴先生说道

合约职缺成主流,毕业生不得不屈服

根据人力部日前发布的第一季劳动市场报告,劳工需求连续七个季度增加后放缓。3月的经季度调整职位空缺为5万7100个,低于去年12月的6万2300个。

而人力部2018年劳动市场报告就指出,永久性职位所占比例从2017年的90.1巴仙下滑到去年的89.4巴仙;合约职位则从6.4巴仙上升到7.2巴仙,增加的大部分是一年性质合约。与此证明,公司近年来都纷纷倾向招聘合约职位,而且会借由工作表现而决定是否继续续约。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毕业生罗文杉表示,自己是国大毕业生并修读经济学,他投了40多封求职信,已有九个回复,四个已面试,但仍然希望能获得永久性职位,因为不用再经历合约到期后,又要开始寻找工作的漫漫长路,但若合约工作是签两年以上,或具有学习机会,他也不排斥。

除了四所大学外,私立学院毕业的毕业生,也在寻找工作上遇到困境。根据《今日报》曾报道,私立学院毕业的毕业生要么还在待业中,不然就接受合约职位或兼职工作。

毕业生和其他PMET竞争

人力资本学院企业服务总监洪济深向《新明日报》透露,全球经济放缓使得更多公司谨慎请人,大学毕业生除了面对同届友人竞争,也得面对其他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PMET)的竞争。

据了解, 2018年已有5400位本地PMET被裁员,有三分之二来自正进行重组的行业,如批发、金融、保险服务、资讯工艺、专业领域等等。

虽然人力部长杨莉明强调,在应变与提升(A&G)计划下,协助失业者调整技能与薪资差距,但仍面对严峻竞争,导致大学毕业生生在寻找工作上更加困难。

裁员人数增,人力部称职缺比例仍高于求职者

根据本社报道,2019年第一季的裁员人数有所增长,比起上个季度(2018年第四季)的2510人,增长至3230人。

人力部指其中电子业裁员比例在这批人数中占了18巴仙,其后则是来自服务业的批发、运输和仓储行业。

另一方面,职业空缺在连续七个季度(两年)呈现增长趋势后,却在今年三月,从2018年12月的62300个空缺,跌至5万7100个。不过人力部指职缺比例仍高于求职者,相当于每100位求职者有108份职缺待填补。

专家指出,目前还是有许多工作职缺,但或许不是毕业生想要的工作,例如服务业。建议毕业生应以累积工作经验为首要目标,寻找一些实际工作及更具灵活性的薪水,增加优势。

洪济深补充,“现在的技能需求蜕变得比学校教的还快,这显示累积实际经验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