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为获伴侣好感、曾有被施暴经历 女瘾君子染毒瘾

每四名狱中妇女,就有三名因为毒品相关罪行而入狱。根据《海峡时报》报导,狱中辅导员表示,许多犯罪妇女是因为受另一半的影响,妇女为了得到其瘾君子伴侣的认同而犯罪,主要目的是为了要修补与伴侣间的关系裂痕。

新加坡肃毒协会(SANA)的心理师Lowshanthini Panesilvam认为,与男性不同,女人的压力更多来自个人原因,而男人则容易受到外在因素影响如工作压力或人际关系。女人易受到亲密另一半的影响。

心理师表示,“对大部分女毒品犯罪者而言,关系比任何事情更重要。一开始他们接触毒品犯罪,是为了要修补与瘾君子伴侣的关系,或是能更加接近他们的伴侣,但最终他们自己也感染了毒品。”

“他们认为一同接触毒品犯罪,能够增加与伴侣的亲密感,这是错误的认知。”她说。

如上所述,她所分享的经验与2015年监狱署所发表的量化研究符合。该研究结果显示,几乎一半以上的女人接触毒品,是为了能够拉近双方关系。

另一方面,根据监狱署的数据显示,2018年女性犯罪者在监狱人口数量(约1万0242人)中仅占12巴仙。而其女性犯罪者中又以毒品犯罪居多,约占76巴仙。

从各项指标发现,在过去10年间,毒品犯罪者的数量逐渐提升,其女性犯罪者数量也随之增加。

根据记录,2005起,毒品滥用者数量为793名,截至2018年,已有3439名毒品滥用者遭捕。其中在2009年时,其女性犯罪者在毒品犯罪中占了12巴仙,而随之犯罪者的数量逐年提高,其女性毒品犯罪者的数量随之而升,占总数的17巴仙。

女性瘾君子吸食毒品,希望增好感

《海峡时报》也采访了女性毒品犯罪者。其中一名名为阿迈尔(译名,30岁)的女性毒品犯罪者,2012年时由丈夫介绍下吸食安非他命,俗称冰毒。

“当时我们的婚姻正在面临外遇危机,我就在想,如果我们一起吸食毒品,我们彼此会更靠近一些。”她说。

她表示在刚开始吸食的前几个月,兩人关系确实更靠近,但后来又因为毒品而开始出现裂痕。她叙说,“我觉得非常忧郁。”

阿迈尔的丈夫在结婚前已经是一名毒品滥用者,但他在婚后的两年戒毒。2012年当他丈夫向她介绍毒品时,他们是两名孩子的父母,后来她自己也因此染上毒品。

阿迈尔说,他丈夫在吸食毒品后会开始向她施暴,并且打他。2014年,两人也因为拥毒被捕,阿迈尔被判处6个月监禁,其丈夫则因涉嫌毒品贩运而被判五年监禁。她的孩子则需由她的家人朋友接手照顾。

尽管男人在早期時可能會染上毒癮及吸食较多毒品,但据辅导员表示,女人更容易受环境影响而染毒,称为伸缩效应(Telescoping effect)。

伸缩效应即指与记忆有关的暂时性幻觉,记忆是经由大脑处里过后的片段,可能是刻意或是无意识地替改变记忆。如同吸食毒品的女人或因长年生活在恐惧高压环境下,他们认为痛苦总是永远不会结束,而沾上毒品减轻痛苦。

曾经历性虐或施暴易染毒品

除了需面对失败的婚姻关系,女人也可能因经历性虐待或被施暴的创伤而染上毒瘾。

“一些女毒品滥用者会食用毒品是因为过去经验中曾遭受暴力或性虐待。他们无法将创伤片段抹去,唯有靠吸食毒品缓和痛苦,将毒品发展成不良的应对机制。”心理师解释。

应对机制指人在面临困难时所采取的适应机制,以解决当下面临的痛苦。

阿迈尔就是其中一名被施暴的妇女,依靠吸食毒品减轻被施暴的痛苦。

“我相当受创和虚弱。我在被施暴后,只能依靠毒品来完成家务。”她说。

“我不知道该如何停止,我也不知道我可以怎么做,我只能偷偷祈祷自己被捕来停止我毒瘾,然后离开我的施暴丈夫。”她表示。

被期待出狱后立马融入照顾者角色,无暇自顾

心理卫生学院国立成瘾治疗服务的资深辅导员Naseera Banu表示,女人在染上毒瘾后若延迟治疗,将会加剧毒瘾的问题。他们通常会延迟治疗,因为若他们被关押后,担心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另外,吸食毒品的女人对自己吸食毒品难以启齿,因为他们认为他们不符合社会期待,所以他们感到羞愧和内疚,尤其是身为家中照顾者的母亲。

一名曾经是瘾君子的阿迈尔告诉《海时》,对于女人而言,要他们停止吸食毒品更难是因为,他们仍需背负许多的社会诉求和角色。

阿迈尔告诉记者,他在2015年出狱时,他就必须马上接手照顾孩子和工作的角色。“在我出狱后,我的家人希望我能改变,瞬间恢复状态,他们真的期望太高了。”她说。

47歲的貞表示,他在1993年出狱后,便在几星期后再次染上毒瘾。

“当我出狱时,我有想要改变的冲动,可是一旦我出狱后我必须马上寻找工作,照顾我的家人,我压力真的很大,我无法专心做我想做我的事。”

嗜毒者戒毒的机构(Women In Recovery Association)会长汪葆华表示,一旦女人出狱后,其家人便期待他们能重返家中拾起照顾者的角色,并没有给予他们充足的时间调整。

汪葆华指出,“一些女人不能完全参加中途之家提供的康复服务,因为他们家庭属于单亲家庭,丈夫可能仍在监狱服刑,所以必须回去他们的家庭和照顾他们的孩子,他们并不能聚焦在个人的成长与照顾。”

汪葆华认为由于他们在回到家庭生活中时,个人无法得到完善的照顾,恐将成为持续性的压力,加上他们缺乏支持,对于自身压力无法管控,导致染毒重新上演。

鉴于女性毒品犯罪者的数量逐渐提升,汪葆华认为需提升照顾出狱后的女性毒品犯罪者的需求及解决他们所面临的问题。

Wira会长:只有照顾出狱女性的身心健康,家庭才能稳定

目前如Sana、 Wira  与Nams举办固定的支持团体,帮助吸毒者对抗药物滥用和重回社会生活中。

监狱署也在近年来针对女性犯罪者提供相对的服务,如协助在女性犯罪者与其孩子的关系回温以及提供他们职能训练,像是美发类或烘烤类。

汪葆华则被授权监管中途之家一年的出狱服务,训练其辅导员与工作人员,以应对未来的女性犯罪者。他表示,若女性犯罪者能够在出狱后聚焦个人发展与照顾,对他们的康复是有一定的帮助。

“赋能于这些女性对他们的自尊是有重大的提升,只有提升自尊后他们才能从毒品中康复,重新回到生活中。”她说。

目前,中途之家的康复计划是以个别案件接收,根据出狱女性其生活适应性判定,如他们是否能够直接回到家中或其家庭是否有利于他们的康复。

“基于特定的康复计划,协助这些女性也等同于协助他们的家庭,这也是当初提出社区服务及措施的初衷,当他们的母亲正在走在康复的道路上,孩子也能建立稳定的家庭生活,。” 汪葆华阐明。

监狱署与民间团体也一直为受刑人的孩子提供不同的服务计划,如Charity New Life Stories提供Early Readers Programme,让受刑母亲能够透过录音阅读故事书内容,将音频交给家中小孩。

监狱署也与慈善组织救世军(Salvation Army)及飞跃家庭服務中心(Fei Yue Family Service Center)合作,教育女性犯罪者沟通技巧,让女性犯罪者能在出狱后与家人沟通。

新加坡狱外监护协会(Singapore After-Care Association)也协同监狱署合作,提供犯人家庭转介服务。

对于阿迈尔而言,他认为辅导员成为她倾诉的重要对象,也让他在康复过程中更轻松。他目前已和丈夫离婚,每月接受辅导治疗,积极对抗毒品滥用。

“这也让我知道在我面临这样的问题时,依然有人在背后默默支持我,让我觉得安心”。

若民众有需要协助的对象,可拨打:Sana 6386-0259, Wira  8339-7690 or Nams  6732-6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