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兰发文悼林福寿医生:他是李光耀“相当惧怕”的自由斗士

光谱行动前政治扣留者、人权律师张素兰今日(4日)于脸书专页功能八号氏族会,发表短文悼念60年代左派领导者,已故林福寿医生。

张素兰在文中形容,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相当惧怕”林福寿医生,是60年代有能力的领导者、写作人和很有说服力的演说家。他所拥有的特质与智慧能与李光耀平起平坐。

当时,李光耀不折手段,成功掌握中英左派领导者。1963年2月2日,他发起冷藏行动,在英国殖民与马来亚的帮忙下,对逾133位左派领导者包括林福寿、工会工作人员、专家、教育工作者以及学生领袖,进行拘留并在未经审判下长时间监禁他们。

林福寿医生为了维护新加坡人民的权益,他积极参与领导了反对大马来西亚计划的运动,陈述英殖民政府违背新加坡人民意愿成立马来西亚联邦。

直至1982年,林福寿医生才获释,当时他已61岁高龄,他的阵营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sialis)早已不复存在。在获释后10年,即是2009年,他呼吁重启调查委员会,调查当年的“冷藏行动”。2011年,他与15位昔日于1950-1987年间遭遇政治打压的被扣留者,联合发出声明,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及废除内安法令。

不幸的是,林福寿医生在2012年6月4日逝世,享年81岁。在他逝世后一个月,相关纪念手册也出版,悼念他。

张素兰文章中也提到,当时,他无法理解名言“权力使人腐化,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直到他得知林福寿医生在未经审判下被关押。

她也分享,在光谱行动25周年纪念之前,林福寿医生也曾鼓励她向当权者施压以成立调查委员会,针对废除内安法令和当年被拘留者的境遇进行公开听证。

张素兰说,如果当时林福寿医生的健康情况允许,相信他一定会出席当时的纪念集会,因为废除内安法令一直都是他的政治主张。

滥用内安法令夺走了他20年光阴,让他妻离子散,迫使他的妻子陈宗孟医生独自养育他5个月大的儿子。我们都无法想象这对他和他的家人是多么折磨身心的日子。

她继续呼吁,“我们可以也应该感謝林福寿医生提出废除内安法令和重启调查的诉求。“

张素兰引述林福寿医生8年前在功能八号氏族会举办的研讨会–“改变世界系列”(Changing World Series)的演讲,

“根据我的评估他们(人民行动党)将会把内安法令作为保障人民行动党利益的后备武器,我希望它不会被用到,但我觉得这将成为他们的武器之一。”

当时,有与会者询问林福寿医生,行动党今时今日是否仍会实施内安法令。

曾批评滥用内安法令致使延长10年监刑

事實上,1972年3月18日,林福寿医生曾透过妻子发出声明,批评人民行动党当时的制度与滥用内安法令一说。张素兰表示,此番言论使他未经审判下,延长监刑10年。

張素兰还说,“林福寿医生的判刑,竟由一群人民行动党的部长所决定,刑罚竟然是比一般监刑两倍长的终身监禁!到底林福寿医生做了什么,让他需要承受来自部长擅自决定的刑罚?”

当时,林福寿医生的罪行,是因为违抗英国殖民地的计划-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同成立马来西亚联邦。虽然人民行动党当时愿意与马来亚合并,但新加坡却在两年后“被迫”退出联邦执政。

张素兰问“所以到底犯了什么错?他为了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民的权益而抗议和马来亚共组联邦”。

她争辩,“任何民主政府都应释放林福寿医生与其他领导者,召开调查会、向受害者道歉与赔偿,但显然这并没有发生。”

他也警告公众,很多人都认为内安法令与他无关,因为自认为自己并未犯错,但其实是“愚蠢”的想法。

“我经常在想,只要我依照法律的根据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都不会被以内安法令下拘留。我曾对陈仁贵先生说道,在我未被抓捕前的一个星期,国会特选委员会审议法律专业(修正)法案正在进行,也是律师公会受到迫害的开始。

当时,陈仁贵先生精简回应我,“我们也没犯错,但我们同样被逮捕。”陈仁贵被拘留两次,判四年监禁,而我随后被拘留超过两年。

张素兰感慨说道,权力欲望已经让许多优秀的领导者沦为暴君与独裁者,也让许多人承受无尽的痛苦。在将近50年期间,那些经历内安法令扣押的受害者依然保持沉默,在我未被监禁前,我也只能从旁听取片段的故事—他们经历的事情以及他们被关押的时间。

她表示“当我第一次与赛扎哈里(Said Zahari)见面时,对他感到敬畏。这位马来新闻工作者也在未经审判下被判17年监禁。然而,我却无法理解这17年来他到底该如何度过,他的妻子与孩子们在没有丈夫/爸爸的陪伴下,独自忍受长达17年的痛苦。”

她指出,林福寿医生是一名温润但具有远见的领导者,但他的政治生涯被中断了,也失去了能够与邻国创造更人性化、公正与和平的关系。他们剥夺了我们一位优秀的,能为人民提供重要贡献的医生的20年光阴。

最后,张素兰向林福寿医生致敬,“再见了,林医生,我相信你已经去往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你的字字句句和贡献将永存人民心中。”

(图源: Function 8 Facebook)

原文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