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企业家吁政府介入 避免业主持续调涨租金

餐饮公司JC Global Concepts总监刘婉贞最近在脸书上帖文,强调政府应该介入地产业,避免业主每次乘续租时起租户租金。

《商业时报》在5月27日刊载一则题为《新加坡商联敦促私人产业主落实公平租赁条款》的报导。文章提及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SBF)有意敦促私人业主,遵循公平租赁协议(Fair Tenancy Agreement)的原则,包括更透明化的租赁成本和管理租户分享的数据。

不公平租约加剧商家负担

文章强调工商总会目前正重检有关的租赁协议,并让业主遵循和采用该框架。但是如果他们采取的方式皆宣告失败,工商总会可能推动立法执行。

此外,租户也必须参与业主的销售点系统,使业主可得知租户的营业情况

文章还强调,由于受政府减少对外国员工依赖政策的影响,已陷入困境的餐饮业者,现在又面对更有利于业主的“新加坡不公平租约”,致使业者的情况雪上加霜。

业主不愿为旧租户减租金

文中也提到一些包括短期租约的问题,这些租赁协议都让业主受益,甚至在个人保证条款还注明,“若租户停业,租户有责任支付剩余期限的租金”。

此外,终止条款还对租户施加压力,因为业主有权预先终止合约,例如在要中止合约的前三个月才给处通知,而这其实是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的租约条件。

虽然文中提到目前的租房数量有所减少,但是业主仍然没有削减现有租户的租金。他们认为,如果为现有的租户减少租金,其他的租户也会做出类似要求,那将使得他们陷入困难处境。因此,他们更愿意中止现有租赁合约,并为新租户提供较低的租金。

贪婪行为打造势利主义社会

在读了相关文章后,刘婉贞于脸书帖文上表示,如果此种不公平的租金上涨情况持续,那么经济最终将陷入胶着情况。

刘婉贞旗下管理着新加坡和海外一些知名餐厅的餐饮(F&B)企业,如中环正宗香港茶餐厅(Central Hong Kong Café)、“黑社会”(Black Society)和BreadStory(马来西亚和迪拜)。

她写道,“作为获政府支持的领头企业,凯德集团理应带头实施更有良心和更尽责的租金定价。停止收取这么多不必要的保证金来囤积您的储蓄,却进一步加重租户的负担”。

饮食业领域的知名人士同情租户,并表示零售租户在这个艰难的行业面对多重挑战,而他们的最大困境就是租金和劳动力。

她说道,“这是因为,业主不仅想吃掉整个‘馅饼’,连残屑都不放过,而且还想讨多一块。

因此她点出政府政策不应该支持这种贪婪行为,她呼吁政府介入并撤销所有的产业信托基金投资(REIT)。

如果业主的唯一动机是获取和增长利润,那么将形成只专注于金钱的势利主义社会,这将产生连锁反应,并直接加剧中小企业和商业的困境。

她询问道,“社会所需要的人性价值到哪里去了?”

“这种连锁反应是否听起来很熟悉?产业信托和业主是否受到了政府机构的影响,只专注在有利可图的底线?我们社会的价值急切需要彻底改进。”

调涨租金非必要举措

在回应《网络公民》询问时,刘婉贞表示此种情况的发生,是受到政府造成的“骨牌效应”影响。她说道,如果业主在每次续订期间增加租金,却没有顾虑到租户的情况或租户业务状况,那么它将不能成为企业家和商家的推动力。

她说,由于我国的商业营运成本高,许多跨国公司(MNCs)选择离开我国。而如果类似情况持续,那么剩下的中小企业将在业主继续“扼杀”的情况下,停止营业。

“很多有经验的运营商都没有进行扩张,因为他们了解这个行业。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新品牌,因为他们之前不曾经营过,所以不清楚现实情况。所有的新租户都以为他们可以创造奇迹,但是最终他们会在两、三年后收工。请问政府或其政策是否希望永远只见租户仅仅足够维持生计的情况?…所以我认为,政府真的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她补充说道,即使租金没有上涨,业主仍然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因此,她质疑调涨租金导致租户面对生计困难,真的是有必要的吗?

她还向《网络公民》强调,租赁市场是如此“不平衡”,业主始终是受益方,而租户则处于亏损状况。

资金应在民间流动

对于产业信托,刘婉贞表示那是很短视的。这是因为如果钱财资金在商业中流动、且为工商领域带来更多的回酬,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更强的消费能力。但在现有的模式中,所有的资金都回到大财团手上,而不是到人民手中。

“政府真的需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当所有国民都没有足够的消费能力或可支配收入时,资金由如何会回流到经济中呢?”

她认为国家政策应该介入其中。“我告诉国会议员,集聚所有的业主并进行对话,分享政府的目标。最后再向业主传达不要调涨租金的讯息,(和)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经济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