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来自网络)

公共意识提高 国人更愿支持器官捐赠


虽然医学进步,但对某些器官衰竭病者而言,器官移植是他们生存的希望,故多年来医界一直倡议器官捐赠概念。根据国立大学附属医院大学外科部肝胆胰外科和肝移植部助理顾问顾伟杰表示,器官捐赠的公共意识逐渐提升,新加坡人比起以往更接受器官捐赠的概念。

根据《雅虎新闻》报导,平均有40-50名潜在器官捐赠者,会回应病患或家属寻求器官捐献的公开呼吁。

“然而,陌生人主动将肝脏捐出给需要的病人却仍不多见。”顾伟杰说。

国内有60巴仙的肝脏移植手术,都在国立大学附属医院大学外科部肝胆胰外科和肝移植部(NUCOT)进行。自2013年起,出现第一位“无私的肝脏移植捐赠者”。

“自此之后,我们便接获总共19个非亲属捐赠移植个案,(婚姻或血缘),他们将自己的肝脏捐赠帮助病人进行肝脏移植。”顾伟杰指出。

顾伟杰透露,他与他的团队在上月30日,为一名59岁肝脏患者Eddie Tan 进行肝脏移植手术,捐赠者来自一名36岁的同胞Lin Han Wei,两人之间是非亲属关系。

Eddie在换肝前患有严重的B性肝炎。

在肝臟移植手術前,Eddie的24岁儿子Leslie曾在脸书上,公开恳求合适的肝脏捐赠者。儿子解释,因为自己与姐姐的血型均不相容,故无法为父亲捐赠器官。消息曝光后,捐赠者Lin Han Wei便回应表示可以为患者提供肝脏。

在接触后,Lin Han Wei 便前往检查肝脏,发现与患者相容,目前手术已完成。也有媒体想前往访问,惟因他在修养期间而院方谢绝采访。

在肝脏移植手术中,虽然捐赠者的40-60巴仙肝脏将被移出,但肝脏拥有再生能力,在手术后也会马上修复。期间患者的新肝脏与捐赠者的肝脏,也会在6-8周后长齐,而肝脏功能也会在手术一年内逐渐恢复。

顾伟杰强调,虽然Eddie的故事有完美的结局,但并非每位肝脏患者都能如此幸运。他说,有些潜在捐赠者也会因个人原因临时改变主意,决定不做手术。

他表示,“我们一定会尊重他们(捐赠者)的意愿,所以我们的团队会尽全力在寻找适合的捐赠者,促成器官移植手术以拯救患者。”

根据卫生部的网站Live On提供的数据,共有64名器官捐赠者案件被记录在案,其中21起是肝脏移植,19起是有已故捐赠者提供。

去年已有446患者正等待器官捐赠,其中以肾(314)、眼角膜(59)及肝脏(58)为最高。